首页 > 现代言情 >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

第 21 章

《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》最快更新 [ggdowns.cc]

十六岁的盛夏,万鹏和十七岁的俞季阳谈了一场恋爱,到知了拼命尖叫的夏天尾巴尖儿上,他俩分了手。

分开的时候异常狼狈。

那一天上午,万鹏陪妈妈出门,去妈妈闺蜜家里,把新买的那个iPad送给了对方的儿子,当做考上名校的礼物。

万鹏自己成绩不行,在学校里爱装酷,和学霸们刻意保持距离,实际上他很有些学霸崇拜的心理。和俞季阳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如此,俞季阳的“学霸”身份,能让他不知不觉地,对俞季阳开非常大的滤镜。

这位周阿姨的儿子,以前和万鹏也见过两次,只是不熟。

这位哥学习很好,从前见了面,万鹏对他就是敬而远之,总觉得人家跟自己这标准学习废物不是一路人。

今天说来这里,万鹏也不是很想来。

但万妈妈不同,她很有种亲妈自信,如果全国高中生办选美大赛,万鹏一定能一举夺魁,毫无悬念地站在“男子组第一帅”的领奖台。

因此到闺蜜家串门,她时常喜欢带上儿子来炫耀美色。

两位妈妈聊起了天。

万鹏和iPad哥大眼瞪小眼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要不,我把我的学习笔记送给你?”iPad哥收了iPad,有点过意不去,决定无私地送万家弟弟一个诚恳的礼物。

万鹏顿时两眼一抹黑,忙道:“哥你是理科的对吧?我准备学文科,别给我,浪费。”

iPad哥其实也舍不得,大松一口气,道:“文科不错,你们七中文科成绩一直都很好的。”

万鹏忽想起这哥是一中的,道:“我有个……有个朋友的弟弟,也是你们学校的,开学该上高三了,理科前三,这个成绩,明年能考上跟复旦差不多的学校吗?”

iPad哥:“能,我二模就是年级第三。你说的是谁?下一届的前几名,我也认识几个的。”

万鹏有点不好意思跟外人说老婆的名字,顿了下才说:“俞季阳。”

“啊,我知道……”iPad哥恍然道,“他在我们这届学生里,也是很有名的。”

万鹏:“?”

中午在阿姨家吃过饭,下午万妈妈去新家做最后的整理。

万鹏独自回到家,约了俞季阳来玩。

他想当面问俞季阳一些事。

可真见了面,对上俞季阳那张清纯漂亮的脸,无辜无害的小鹿眼,他又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问。

总觉得那些问题都好脏。

俞季阳,为什么你和一个高三体育生整天在一起?

为什么高三年级,有过你和那体育生是一对的传言?

俞季阳正玩着万鹏的游戏机,是个旧的,有点故障了。

明天要搬家,万妈妈收拾东西,把好些被万鹏塞在角落里吃灰的玩具翻了出来。

“按键不灵了,”万鹏道,“玩新的,这个等会儿扔了去。”

俞季阳一脸痛惜道:“这要扔了?它还很好啊……”

万鹏心不在焉道:“那等下你拿回去玩吧。”

俞季阳道:“不行,我妈会发现的。”

“藏在房间里不就行了?”万鹏道,“你都高三了,又不是小孩,你妈还乱翻你东西?”

俞季阳把游戏机放在了旁边,低声道:“我房间没门锁的,除了晚上睡觉,白天都不可以关门。”

万鹏:“……”

“你今天怎么了?”俞季阳不想聊家里的事,换了话题,问万鹏道,“从我来了,你都没笑一下。是不是还为昨天晚上的事生气?”

昨晚他对万鹏说了不中听的话,在万鹏说要辍学陪他去上大学的时候。

他勾了万鹏的小拇指,道:“别气了,都是我不好。你才十六岁……”

“我十六岁怎么了?”万鹏一下蹿了火,道,“十六是不配跟你恋爱吗?”

俞季阳愣住,慢慢缩回了勾着他的手。

万鹏又懊恼起来,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说:“我刚从外面回来,太热了,好像有点中暑。你喝汽水不?我去拿两瓶冰的。”

俞季阳摇头,两根食指绞在一起,道:“你拿你自己的一瓶就好。”

万鹏打开房门出去,要到外面冰箱里拿汽水。

蹲在他房门口的金毛弟弟立刻趁机进了房间,想和坐在床边的俞季阳玩。

万鹏走出房间时,回头看到的一幕,是俞季阳小心地摸了下金毛的头,金毛知道他怕自己,也不强行舔他蹭他,就伸着脑袋乖乖让他摸。

但俞季阳只摸了一下,就忙收回了手。

万鹏想,金毛弟弟只在最初不熟的时候凶过他。

而他好像一直就没有喜欢上它。

万鹏出去了。

俞季阳拘束而安静地坐在那里,眼睛扫过金毛,又扫过那个旧游戏机,环顾了这间房,最后,落在了万鹏和父母的合影上。

外面,万鹏开了冰箱,拿了汽水,站在原地,喝了一大口冰凉的液体。

他心里乱糟糟的,脑袋也有点晕,真像是中了暑。

上午听iPad哥说了关于俞季阳的“绯闻”,他自然不信,又立刻找考去一中的初中同学打听,几个同学又找认识的高三学长学姐问,不久后回复消息给万鹏,都说:

刚毕业的这届高三,很多人听说过,高三的一个体育生和高二的俞季阳——

好像两个人谈过恋爱的。

还有人见过他们俩在楼道里,黑灯瞎火的不知道干什么。

高考前,这对突然就凉了。

听说,是体育生交了女朋友。

……

还有个同学嘻嘻哈哈地问万鹏:打听这事干什么?你认识那个娘炮受吗?

不可能,俞季阳不可能瞒他这么重要的事。万鹏这样想道。

一定是谣传,一中那帮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的家伙,看俞季阳一个男孩儿长得那么漂亮,才给他造这种谣。

就连俞仲夏,都差点对万鹏说出过,弟弟很“娘”,这种话。

有些人就是见不得跟自己不一样的人,俞季阳娘不娘,又关他们什么事?

何况他也只是内向,根本和“娘”不沾边。

万鹏把汽水喝完了,决定和俞季阳坦白这件事。

别的闲话他都不信,他只想知道那个体育生到底是谁。

如果真就是俞季阳的前任……他也认了。

他转过身,脚步很轻地走到房间门口,和他的心情一样,小心谨慎。

半开着的房门里,俞季阳仍坐在床边,低着头,手里拿着手机。

万鹏:?那是他的手机。

他把锁屏密码设置成了俞季阳的生日,俞季阳是知道的。

俞季阳脸上的表情,是万鹏从没见过的一种,既紧张,还有点……心机?

他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,眼睛警惕地朝门口看过来,好像是怕被万鹏发现。

万鹏下意识后退躲开,不想被他看到自己已经在这里。

可是他究竟在干什么???

片刻后,万鹏加重了脚步,像刚回来一样,走进了房间里。

“你拿的汽水呢?”俞季阳已经放下了手机,很平常的模样,甜甜的,纯纯的,问万鹏,“怎么空手回来了?”

万鹏道:“喝完了。”

他拿起手机,余光留意着俞季阳,捕捉到了俞季阳心虚的那一秒。

可他手机里好像没什么异常。

“你的手机呢?”万鹏道。

“这儿。怎么了?”俞季阳把手机从兜里拿出来。

万鹏道:“我想看看。”

俞季阳眨了眨眼睛:“看什么?”

万鹏冷硬地说:“我还从来都没看过你的手机。锁屏密码是什么?你也没告诉过我。”

俞季阳垂下眼睛,没有回答,自己输入了密码,把解锁的手机递给了他。

两个人在这一刻,都清楚地知道,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对了。

万鹏对俞季阳手机里究竟有什么,根本不感兴趣。

他胡乱翻了几下,心里意识到,他就是在拖延,不想或是不敢,总之拖着不向俞季阳问出那些脏问题。

他随手打开了俞季阳自己的朋友圈,发现俞季阳不久前发了一条朋友圈,是手里握着那个旧游戏机的照片,配文说:喜欢[心]

一个旧游戏机,有这么喜欢吗?万鹏有点意外。

但他很快有别的发现,令他把游戏机忘在了脑后,也没有去细想“喜欢”究竟指的是谁。

他发现,俞季阳之前的每条动态,都至少固定有三个人会点赞。

其中两个是他和俞仲夏,第三个,头像是映在田径跑道上的高个子男生人影。

他盯着俞季阳,问:“他是谁?”

俞季阳看了一眼,道:“一个……朋友。”

万鹏道:“练田径的?”

俞季阳:“……嗯,短跑。”

万鹏道:“帅吗?”

俞季阳:“……”

万鹏道:“比我帅吗?”

俞季阳:“……”

万鹏道:“你不跟我解释吗?”

他看到俞季阳放在腿上的手握成了拳头,微微发着抖。

他仍乐观地想,只要俞季阳否认和这体育生有过什么,他就统统相信啊,怎么可能有人比他帅?他妈都说了他是全国最帅的男子高中生。

“把手机还给我。”俞季阳从万鹏手里拿走了自己的手机,想塞进衣兜里,因为手发着抖,塞了两次才塞进去,然后他说,“我回去了。”

万鹏道:“回哪儿?你还没给我解释。”

俞季阳道:“我要回家了。”

他起身,匆匆朝外面走。

万鹏哪肯就此罢休,追着问:“你急着走什么?跟我说清楚,你跟他还没凉吗?为什么他还给你点赞?你俩到底什么关系?你……说话!”

“你要干什么?”俞季阳豁然回头,满脸通红,前所未有的音量,愤怒道,“我跟他什么关系,又关你什么事!”

万鹏:“……你干吗突然这么大声。”

俞季阳胸膛起伏,声音低了少许,肩膀抖得像筛子一般,说:“你真的想知道?那我告诉你啊。”

“……”万鹏猛然间怂了,不想知道了,非常纸老虎地说,“你给我闭嘴,不要说了。”

俞季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说:“我以为他喜欢我,但他是直的,他有女朋友,我被骗了。”

万鹏:“……”

俞季阳道:“满意了吗?”

他显然不想被人提起这件事,眼底已经漫起了泪水,怨恨地看着万鹏。

万鹏还有不少话想说,看他哭了,又有点不忍心,暂且吞了回去。

俞季阳向后退了退,去开了门,走了。

直到他走以后,万鹏才冤枉地想:我又做错什么了?又不是我骗的你,是你骗了我。

轰隆——!

外面电闪雷鸣,下起了暴雨。

万鹏赌气地等着,俞季阳被大雨浇得走不了,还是得回来。

然而等了半天,人也没回来。

他只好拿了伞追出去,金毛弟弟跳着想跟他一起,被他推回了门里,说:“哥哥一会儿就回来了,乖!”

金毛摇了摇尾巴,在门口地垫上趴下。

万鹏一路追到了地铁口,人已经不见了,大概上车走了,他只得灰溜溜地又撑着伞回来。

这么大的雨,打伞也是白打,淋了个透心凉。

更透心凉的是,回到家门口,发现门敞开着,他出去时匆忙,竟没锁上门。

本来趴在门口地垫上的金毛犬,不见了。

他再度冲回雨里,四处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】

ggdown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