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现代言情 > 你是一颗甜牙齿 闻檀 > 第18章 第十八章

第18章 第十八章

小说:

你是一颗甜牙齿

作者:

闻檀

分类:

现代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19-04-04

第18章

虽然这件突如其来的事,打乱同学们生活的平静。但生活还是要回到正轨, 他们毕竟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, 学习才是最要紧的。即便十五班的人并不热爱学习, 可这仍然是他们这个年龄阶段,不可避免的事。

第二天的升旗仪式上,校方通报批评了十六班和十五班打群架的恶劣事件, 记赵志大过一次。另外陈昱衡需要写三千字的检讨, 周五前交到教务处。

讲台上, 头顶是迎着风飘扬的鲜红国旗, 王强王主任吐沫飞溅, 言辞严厉地表达自己对这件事的愤怒, 同时杀鸡儆猴地道:“同学都不要存在侥幸心理,别以为你们打群架, 或者半夜逃课上网吧老师会不知道。等哪天逮到你, 那就是记大过没商量!咱们某些同学, 带坏了四中的风气。但是大家不要忘了, 我们是全市仅次于一中最好的学校。学校对很多事, 那也是零容忍的,绝不会允许大家抹黑学校!”

说到这里, 外班很多人都纷纷看向十五班。王主任说的是谁,那简直是昭然若揭。

事主本人则站在队伍的最边上,那个位置能靠着篮球柱, 他听着王强的话好像根本没感觉, 依旧靠着他的篮球柱打哈欠, 一副没睡好的样子。站在人群中,晨光将他的样子拉得很长。他今天还穿了校服,虽然只是套了个外套。但敞开的校服外套,修长的身形,极好看的手骨,恰如其分的浓郁晨光,仍然勾勒出一副极有青春气息的画卷。

校服不过是个颜值筛选器,真正好看的人,只会因此而更加超然脱群。

升旗仪式过后,同学们都三三两两地回到教室里。

而这时候,薛建已经拿粉笔,在往黑板上抄英语考试的答案了。

终于到了对□□的时候。

考试结束后会有两天的试卷批阅期,但考完第二天,班委们就会把各科答案抄在黑板上,让大家对照。

所以即便分数排名最后才出来,但对完答案,大家也基本知道自己考得怎么样。

昨天的疯狂已经过去,今天的学业才是压在大家头顶上的大山。

不少同学一边对答案,一边哀嚎。

阮恬也正专心地拿出试卷对答案,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叫她的名字。

她抬起头,发现窗户玻璃上扒着一张鼻青脸肿的胖脸。

竟然是赵志。

他把自己包得像颗粽子,乐呵呵地跟她挥手:“阮同学,阮同学!”

阮恬嘴角微扯,她也并不觉得这胖子是来找自己麻烦的,他现在应该也乖巧了。她放下笔走出去,问他:“你什么事儿?”

但是赵志没有说话。

紧接着,阮恬听到后门开了。

她回头看,原来是陈昱衡从班里走了出来,他无声地站在了她身后,随意地抱臂靠墙,也没说话,只点头示意他们继续说。

胖子看到陈昱衡就是一抖,然后又笑了,说:“是这样的,上次不是无意得罪了你吗。我这过意不去,所以来跟你道个歉,也给陈大佬道个歉。你看,有什么需要补偿的,你尽管告诉我,但凡我能做到的!”

阮恬眉头轻皱,其实这种人,别跟她接触,她就谢天谢地了。

即便他现在强行挤出满脸的微笑,她心里仍然只有浓浓的恶感。

“不必了,”她说,“你以后注意点,不要再仗势欺人就行了。你走吧,我没什么要你补偿的。”

胖子却不安,抬头看了陈昱衡一眼,好像在询问他。

阮恬心里才明白,他道歉的不是她,而是陈昱衡。

搞不好,就是陈昱衡逼着他来道歉的。

“行了。”陈昱衡终于点头说了句,胖子才一副如蒙大赦的表情,说了声谢谢,一溜烟地跑了。

“他这么怕你啊?”阮恬回过身,好奇问了句。

陈昱衡依旧斜靠着墙,突然笑着说了句:“怕吗?”

阮恬望着赵志滚得格外圆润的身体,那种避之不及如临大敌的态度,坚定地点了点头。真的很怕啊,他那天究竟对这个胖子怎么了。

其实很多人都怕他。申光他们也是怕他的,只是怕得不那么明显。

“我觉得还好吧。”陈昱衡说着,晃晃悠悠地从后门进去了,只留下一句,“以后他敢再找你麻烦,你来告诉我。”

阮恬觉得,再给赵志几个胆子,他也不敢再来了。

她摇摇头,回去继续对答案了。

她回到座位的时候,看到莫丽表情正激动。见她回来了,一把抓过她的手不停摇:“小甜甜,我感觉我这次能考进前八百名,我对答案发现自己错得好少!哈哈哈哈,我要进入人生巅峰了!”

八百名就是人生巅峰……

阮恬嘴角微动,拍了拍她的手:“……知足常乐。”

“你呢,错得多不多?”莫丽好奇地问。

阮恬说:“还行吧,也错得很少。”

在阮恬说这句话的时候,其实莫丽并没有当一回事。毕竟在此之前,莫丽也是用‘错得很少’,来形容自己的试卷的。殊不知人与人之间的错得很少,那是天差地别的。

莫丽一直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。

直到第二天,考试试卷都批阅完了。各科课代表抱着一摞摞批改好的卷子来发,莫丽才意识到,她的新同桌有多么恐怖。

机读卡和手写部分是分开的,大家也只能先看到自己的卷二,也就是手写卷的成绩,总成绩要等公布正式成绩才知道。

先发试卷的是理综,物理课代表走在课桌间,一张张地发。当他发到阮恬的试卷时,他眼睛瞪大,呼吸急促,嘴唇发抖地说:“……阮同学,你……你这是满分?”但紧接着他又陷入了自我怀疑,他们这次的物理题虽然不完全达到高考的难度,但百分之八十已经有了。竟然能考满分?

“等等……还是老师改错了,怎么会有满分呢!你,你快对一下!”

阮恬拿过来一看,还真是满分。她没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,理综是她最的强项,物理第二卷满分很正常。何况这次的题也不难。

所以她只是礼貌地笑了笑说:“谢谢,我会对一下的。”

一科也就罢了,紧接着各科试卷纷纷发放,阮恬第二卷都高得恐怖,六科总的扣分加起来,竟然还不超过三十分!

顿时,全班都轰动了。

阮恬的试卷被人要了去,竞相传阅观摩,欣赏这难得一见的景观。毕竟十五班的人,卷面成绩基本很多都保持在及格线上下波动的范围内。这样的分数是非常罕见的。

本来以为复读生是个白银水平,没想到,人家竟然是个王者!

莫丽也震惊了。

她看着她的同桌,久久地不能回过神来。嘴唇张大,表情呆滞。

阮恬不得不用手在她面前晃了下,问道:“小茉莉,你没事吧?”

莫丽艰难地咽了口口水,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,凶恶地说:“你,老实告诉我,你高考究竟考了多少分?”

第二卷扣分不超过三十分,那机读卡扣分只会更少,总扣分不会多于五十分。

她的同桌,竟然是个总分能超过七百的恐怖级学神!

而她之前,却明明告诉她,她的高考总分只有四百多分!

这混蛋骗她!

混蛋恬眨了眨眼睛说:“你不是问过了么,476分。”

“怎么可能!”莫丽立刻否决,“就你现在这个卷二成绩,加起来都四百多分了。你竟然告诉我,你高考总分才四百多?”

“真没骗你。”阮恬的声音轻轻的,“我高考失误,理综只考了五十分。”

理综五十分,那就是说,是其余语数外三科加起来,其实考了426分……

恐怖,恐怖如厮。

“不对,你原来在一中肯定也不是无名之辈!”莫丽这时候脑子高速运转,几乎达到了平时峰值的一倍。立刻捕捉到了阮恬话中的漏洞,她又凶神恶煞地追问,“你老实说,你原来在江城一中是什么水平,考年级第几?”

阮恬想了想,告诉她:“前三吧……一中也有很厉害的同学。”

毕竟还有一个同班男生,是今年高考的市状元。

莫丽……莫丽茫然了。

原来,在她身边坐了这么久的软甜同桌,竟然是如此的深藏不露。

她平时,把人家当普通学生用。还在考试前缠着她,让她给自己划重点……

那是状元划的重点啊!

莫丽几乎要痛哭了:“你这个水平,为什么转到我们班复读啊?一中怎么也要留下你吧?”

听莫丽这么一说,阮恬就回忆起自己过去的事,原来在一中的事。

她笑了笑说:“一中的规矩是,上了一本线才能减免学费。”

“你就为了这么点学费钱?”莫丽瞪大了眼,“甜甜,一中尖子班什么水平啊,咱们班又是什么水平,你,你这不是因小失大吗……要是在这里耽搁了你呢!”

阮恬不再说话了。

莫丽不会明白的,那种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感觉,当时,她也是头一次体会这种感觉。

在此之前,她家里也并不算穷。可是母亲病后,家里花钱如流水,且母亲也不能工作,父亲还只能半工作照顾母亲。家境就大不如前了。

现在,母亲的病情稳定,阮恬已经别无他求了。现在,只要她再考上理想的大学,就算圆满了。

其实当时,她一中的班主任,也说过可以为她破格申请一下免除学费,她成绩好,学校应该会同意的。

可是阮恬也不想留下来了,没意思,不如换个新环境,没有人认识自己。

“不说这些了,反正无论我成绩再好,也不影响咱们的关系啊。”阮恬强调了一句。

莫当然地点点头。紧接着,她又凶恶地对阮恬说:“那现在,你就被预定成我的永久同桌了啊!你要是敢换同桌,我就掐死你。”

小茉莉同学的表情比平时凶恶得多,阮恬也一时被吓住,点了点头。

她还能去跟谁做同桌!小茉莉已经是这班上为数不多的正常人了啊。

学神同桌兼好友,实在是太有面子了!莫丽已经暗暗决定,她要把甜甜固定成自己的永久同桌,谁要是敢和她抢同桌,她也要掐死谁!当然,对方太凶除外。

而此时的教师办公室里,老郑手里拿着新鲜出炉的最终成绩排名单,差点嘴都要乐歪了。

果然是祸兮福所倚啊,陈昱衡那事解决之后,他竟然得到这么大个惊喜!

早知道阮恬成绩应该很好,但这分数,这排名,还是老郑没有想到。

竟然是年级第一!

旁边几个班的班主任都看着他。有点无语道:“老郑你收敛点,嘴都裂了!”

“老子高兴,我们班阮恬,年级第一啊!”老郑兴奋得不行,“我带这么多班,头一次带到年级第一啊!尖子班所有人都没她高!”

“行了,宋老师早打听过了,你这是意外捡到宝了!这个阮恬,原来在一中,经常是考第一、二名,属于尖子班里的尖子生。”十四班班主任端着杯花茶,走过来说,“也不知道怎么的,高考发挥失误,就跑四中来复读了!而且还没人发现她,就这么按照总分分配,平白分你班上了。”

“这就是老子命好!”老郑无不得意,珍重地把这张纸叠了起来,放进口袋里。

他准备下节自习课,就去班上宣读名次,顺便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。

老郑刚打开门,却发现负责高三的教育统筹工作的余主任正准备敲门。他一愣:“余主任,您什么事?”

“来找你的。”余主任说,“出来,商量一下你们班阮恬的事。”

阮恬?商量阮恬的什么事?

老郑心一沉,顿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……

半个小时后,老郑步伐沉重地走到班级门口,这节课是周五的最后一节课,按照惯例是班会课。

他走到班级前的时候迟到了十多分钟,学生们都已经在教室里坐好了。个个睁眼看着他。

月考刚过,按理这节课就是用来宣布成绩的。

老郑面色不好看,众人不由揣测,是不是大家考差了。

可不一向都考理科班倒数第一吗,还能怎么差!

老郑站在讲台上之后,先看了眼他们,才缓缓说:“这次大家的考试成绩,保持得很稳定,平均成绩仍然是年级倒数第一,恭喜你们,四连冠了啊。”

大家并不意外,十五班的成绩最差,经常和十四班争倒数第一。

所以只是发出了一阵哄堂笑声。

“但是,我们班有位同学考得非常好。”老郑也没管他们的,继续说,“那就是阮恬同学,这次考试,她总分703,位列全年级第一!”

虽然大家早就猜到,阮恬的总成绩恐怕非常高,但真的听说是年级第一,仍然全班哗然,回头看她。

年级第一,对于他们来说,那是只存在在尖子班,足不出户的珍稀动物!但是现在,发现珍稀动物竟然当成普通鸡崽子,养在他们这所野鸡场里,如何不让人惊奇。

阮恬并不习惯这种目光。

当初在一中,她是中考分数全校第二入的校,之后无论是考第一还是第二,尖子班的人都会习以为常,觉得这就是你的水平。反而你要是考差了,他们才会向你投来疑惑的目光。从没这样,被一帮人热烈而惊叹的眼神看着。

我竟然有点享受这样的目光,是我飘了吗……

阮恬默默地想。

“阮恬同学,你站起来。”老郑笑眯眯地说。

阮恬站了起来,老郑立刻说:“大家给阮恬同学鼓掌!”

全班顿时响起如雷的掌声。阮恬的同桌小茉莉鼓得尤其带劲,手都要拍红了!

阮恬有些不自在了,老郑也搞得太隆重了。

掌声落定,老郑才说:“班长来,给大家念念各自的成绩和名次。”

等宋平秋走上来欧老郑把表给了他,对阮恬招了招手。“阮恬跟我出来一下。”

班上的人觉得奇怪了,表彰就表彰,怎么单独把阮恬给叫出去了。

发生什么事了?

他们纷纷起身往门外看。

阮恬跟着老郑出去,才发现门口站着个陌生的中年男老师,身穿藏蓝色中山服,头发梳成中分,明明长得很严肃,却带着三分的笑容。老郑跟她介绍说:“这是负责咱们高三的年级主任,余老师。”

阮恬乖乖喊了声余老师好。

教室里的同学们也看到了,议论声四起。

“是咱们年级主任……”有人说。

“余主任怎么来了!”又有人说,“他不是一向就盯实验班尖子班,从来不往咱们这边走的吗。”

“你就是阮恬吧?”余主任笑了笑说,“我看到你的成绩了,也跟你原来一中的班主任聊过了,她跟我说了些你的情况。你这孩子也是,这种成绩到四中来,怎么不提前告知一声呢?不然怎么,也得把你放进尖子班里读书才行。”

阮恬回答说:“余老师抬爱了,当时我的高考分数并不高。再者四中也有规定,尖子班是不要复读生的,所以我也没有别的想法。”

“你情况特殊,哪里能一概而论!”余主任温和地说,“我这次来找你,就是想带你去一班的。你的情况,一班的教学质量和环境更适合你。你看看,收拾一下书包,现在就跟我走吧,我已经在一班给你找好课桌了。”

“余主任!”老郑急急地就想开口,但是被余主任一眼瞪了回去。

老郑只能闭嘴,刚余主任就跟他谈过了。让阮恬去一班,不仅是为了阮恬本人,也是为了学校的声誉。

四中与一中,都是江城最好的两所中学。而一中却永远都在四中之上,不仅因为一中的学生重本率更高,还因为江市每年的市状元,都是在一中产生的。四中虽然也很厉害,但最好的生源,毕竟还是被一中把控着,所以一直被一中压了一头。

所以当余主任知道,原来四中那个经常考一、二名的学霸,复读竟然到了他们四中来。不仅到了四中,居然还悄无声息地进了四中最差的一个班的时候,他立刻从位置上跳了起来。穿好鞋就冲到了老郑办公室门口,找老郑出来说话。

这样的好学生,竟然没有人知道,悄无声息地就进了四中,进了十五班!

凤凰蛋落到了四中来,却被放在了狼窝里养,实在是太荒谬了。负责招生统筹的老师也是个工作废,这种情况都没发现。

好在,他现在亡羊补牢,为时不晚。

现在让她去一班还来得及,好好学习。虽然不一定真能考得过一中,但总归是个超强的种子选手!

班里的同学们,也密切地关注到了外面的变化,纷纷直起了身,往外探身查看。

“余主任要带阮恬走吗?”有人问。

“不是吧,我们班好不容易出了个年级第一!”

“她怎么能走呢,咱们都有感情了啊……”有个女生失落地说,“咱们都一起闹事、撸串、打群架。感情多深啊!”

“嘘,余主任在外面呢,你小声点……”

教室里顿时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。

莫丽更是紧紧抓住了课本,连班长宣布她考了七百八十九名都没有注意到。紧张地注视着门外,生怕她刚固定的永久同桌要被抢走了。

坐在前面的申光转过头来,跟陈昱衡说:“我去,没想到阮恬竟然这么牛逼……昱哥,你可是救了个学神啊!”

但是申光却发现陈昱衡也没有玩手机,而是紧盯着门外。

就落在那道纤细的身影上。

他抓了抓脑袋,昱哥什么人,平时外界这种风吹草动都懒得管的,现在竟然对这件事挺关注的。

阮恬也听到了教室里议论的声音,她一言不发。

如果是放在一周前,离开十五班是她的目标,她必须现实。一班的确更适合她。可是现在……

浓厚的夕阳,从另一头照过来,照在她的身上。她微低头思考,夕阳在她身后幻化出了巨大的光影,将整个世界笼罩在它的光影之中,夕阳下的教学楼,广场上那株古榕树,刻在教学楼上‘博观约取,厚积薄发’八个字,都散发着温暖的绒光。女孩这一刻的表情非常的郑重。

她太久没有说话,让余主任的笑容也消失了,他又问:“阮恬同学,你怎么了?”

阮恬的脑中闪过很多画面和很多念头。

她想了很多,想到以前在一中的事,想到现在的事。终于,她下定了某种决心。

她抬起了头。 161小说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