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现代言情 > 你是一颗甜牙齿 闻檀 > 3. 第三章

3. 第三章

小说:

你是一颗甜牙齿

作者:

闻檀

分类:

现代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19-04-04

第3章

下午放学,莫丽带她出了校门。请她在校外吃了份章鱼小丸子,并且请求她以后在她的语文作业上多多高抬贵手。

阮恬咬着章鱼小丸子,想了一秒钟这算不算行贿。

以及她的同桌为什么连语文课代表都要行贿。

她认真地问:“你的成绩不好?”

莫丽露出个羞涩的表情:“还好,也就那么一千八百多名吧。”

阮恬差点被小丸子呛住。整个四中的高三,才两千多人吧,原来她的新同桌是个吊车尾级别的差生。

其实女生读书,只要稍微用点功,总不会太差的。她这同桌究竟什么情况。

她沉思了一下,又认真地问:“十五班的班级成绩真的很差吗?”

莫丽说:“……差啊。”她一脸茫然,一副明明如此确定的事,不知道阮恬为什么要问的样子。

阮恬叹了口气。

她选四中复读,也是因为四中升学率还可以。没想到就分到了十五班,感觉班上那些人……确实不大像好好学习的样子。

不过她并不是一个容易被环境影响的人。

“哦,对了。我还忘了跟你说一件事,今天在教室里不好多说,咱们班那个陈昱衡……”莫丽正想跟阮恬说什么,而且是关于陈昱衡的。

但正好这时候,陈昱衡一行人从校门走出来。

下午天气热,陈昱衡脱了外套。他是那种比较高大劲瘦的男生,只穿了一件单薄的T恤就显得肩宽腿长,正侧头和那个今儿坐他旁边的男生说话。站在一起才发现,他的颜值相当的鹤立鸡群,卓尔不凡。周围好多女生都在偷偷看,不过也没人上去。

然后莫丽就跟被掐住脖子一样禁了声。

陈昱衡团里有个人看到了莫丽,还笑着跟她打招呼:“哟,小茉莉,带你新同桌玩儿呢!”

其实莫丽并不‘小’,她个子足有一米七,只是时常表现得畏缩,所以看起来还没有刚一米六的阮恬气势足。

陈昱衡似乎才注意到她们,回过头来。

淡金色的夕阳笼罩着一条满是人烟食肆,各种狭小店铺的热闹街道,莫丽身边的少女穿着深蓝色的校服裙,细软短发,周身都笼罩着一层温柔的光晕,仿佛她是玉做的。正低头认真地咬着章鱼小丸子。

她既完全地融入了这条街,又奇异地让人一眼就能看到。

其实阮恬没有发现,很多男生都在暗中看她。

她一向对此相当迟钝。

看到陈昱衡回头看过来,莫丽脸色更涨红。阮恬感觉她紧张得就要窒息了。

她不由得问:“莫丽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……”莫丽低声说,“他曹操体质,不能随便提啊。甜甜,你先吃着,现在时间不早了,我妈还等我回家吃饭,我先走了。”

“喂……”阮恬有点无奈,她话还没说完,莫丽就跑掉了。

她看了眼男生团,大多数都是十五班的男生。

这时候陈昱衡已经回过头去,一行人聊着球赛走远了。

莫丽这是被吓跑了吗?

阮恬非常不解地吞下最后一个章鱼小丸子。

她胃口不大,吃份小丸子几乎就饱了。

莫丽是走读生,并且今晚是第一天开学,所以不上自习,她应该是先回家了。

阮恬也有些累了,先回了宿舍休息。

她们这些复读生是单独分配的宿舍,没和应届生住在一起。阮恬回来的时候,其余三个女孩都已经回来了。

几个女孩还不是很熟悉,正在自我介绍,彼此交流自己高考考了多少分。

“376分,成绩一出来,我妈就带我来四中报名,交了三万学校才收我。”一个穿蕾丝睡衣,敷了一张面膜,叫盛雪的姑娘说。“我都跟我妈说了,浪费这钱干啥,给我买俩包都比让我复读有意义。”

戴着银丝眼镜的姑娘笑笑说:“我考463,倒是没交钱。理综实在是太难了,我题只做了一半,就要交卷了。”

□□一双长腿,正在套裙子的第三个姑娘说:“我283。”

这分一出,另外两个姑娘都惊呆了。刚说话的那个结结巴巴地说:“这,我不是听说……四中低于350都不要的么?难道传言有误?”

“没误。”长腿姑娘薛晓说,“只是四中副校长是我二大爷。”

另外两个姑娘:“……”

这位薛晓姑娘……还真是直白。

盛雪正好跟阮恬一个班,看阮恬没有说话。就指着阮恬说:“我们班阮恬更厉害,语文考了142,今天当堂被老师指定为语文课代表。”

“哇!”戴眼镜的姑娘两眼放光地扑到阮恬面前来,问她有什么学习经验。

阮恬也正在换睡衣,差点被她扑倒,撞到桌沿。

那姑娘连忙扶住她:“甜甜你有点弱啊!我也没多大力。”

阮恬的确体质一般。她曾试过跑步增加体能,结果就是她又开始犯低血糖。最后她放弃了挣扎,不再与上天斗,接受了自己的身体/纵然在女子里都是弱逼/这个人设。

她是这么安慰自己的,肉体上的弱只是暂时的。精神上的强大才是永远的。

精神上她的确是很强大的,所以阮恬就不再在乎自己肉体的弱了。

她就笑着说:“还好,语文真没技巧,而且其实运气的成分挺大的。”

她虽然平时不怎么说话,但真聊起天来,她也是个善谈的人。

姑娘们倒是聊得挺开心,一会儿后,薛晓要去洗澡才结束了话题。

阮恬就从宿舍里出来,站在阳台上。

外面是学校的林荫道。

九月仍然热得像是在夏天,外面有小孩子抱着球跑来跑去的玩。学校里有几栋教师公寓,住着学校的职工和他们的家人,偶尔会看到退休的老教师在散步,气氛很温柔。好像生活在居民区。

阮恬怔了一下,这又和一中不一样。

江城一中是全封闭式管理,学校里只会有学生和老师。

她看着这场景也有点想家,拿出手机。

犹豫片刻,还是按了播出键,给妈妈打了电话。

但是那边嘟嘟地响了很久,都没有人接。

阮恬不由地紧张起来。

她靠着墙壁,耐心地等着。

那边过不久,终于接通了。

片刻后,阮恬就听到里面传来爸爸略有些疲惫的声音:“甜甜……”

“爸爸。”阮恬说,“怎么回事,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,妈妈呢?”

“刚才有点忙而已。”爸爸似乎并不想告诉她。

阮恬还没说话,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:“……三床病人家属,你来签一下字。”

医院,为什么会在医院呢。

妈妈的身体……

阮恬立刻想到了什么,静了片刻说:“你怎么会在医院的……是不是妈妈的病又复发了?”

阮江见瞒不住,只能嗯了声。

阮恬咬紧了嘴唇:“上次不是说都控制住了吗,妈妈怎么又进医院了?”

“没什么,你妈妈只是有点不舒服。”阮江说,“你别担心。”

但是阮恬又怎么会信,她一听母亲又进医院就急了起来,全然不复平时的冷静。想了想,她说:“不行,我要过来,我跟老师请个假,马上过来看看。”

“甜甜,你不能来,你才开学,要好好在学校里念书。”阮江一口拒绝。

但阮恬坚持:“我现在就过来,您告诉我在哪里!”

“你胡闹!”阮江终于吼了她一句,“你好好读书听到没有!上次就因为你妈妈,你才不得不复读,你妈妈已经很内疚了。你现在还要来,学习不要了,未来不要了?”

听到阮恬没有说话,她爸爸深吸了口气,又说:“甜甜,你妈妈只是说身体有点不舒服,我陪她来检查一下。真的没大事,你相信爸爸。如果真出了事,爸爸会不告诉你吗?”

“你也不要任性,现在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候,容不得闪失。你妈妈还等着你考个好大学呢。”爸爸在那头说,“家里的事你就不要担心了,好好念书。”

过了很久,阮恬垂下睫毛,看着外面渐渐暗下去的天空,亮起来的昏黄路灯,终于应了一声好。

她挂了电话,缓缓地深呼吸。

她不知道是爸爸为了安慰她编造的谎言,还是真是如此。

她们这样的普通的家庭,只能靠读书改变命运,她不能任性。

她只能相信母亲是没有大碍。毕竟她亲口听医生说过的,母亲的恢复得很好,而且她走之前,母亲也是完全健康的。

学校十二点准时熄灯,几个姑娘都上床睡了,室内顿时陷入安静。只有从窗户照进来一点昏黄的路灯。

阮恬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定。

她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。

母亲那边……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她再度闭上眼睛,逼自己渐渐睡着。

第二天早晨六点二十,阮恬定时起床。等到教室的时候,时间掐准七点。

七点半要开始早读,今天早读语文,而作为新任语文课代表,阮恬是需要领读的。

她已经勾画好需要背诵的篇目,等时间一到七点半,就站上了讲台。

这时候同学们都陆陆续续来齐了。

阮恬算着差不多了,才打开书说:“请同学们翻到第二十六页,《滕王阁序》,这是一篇需全文背诵的篇目,我们从这里开始早读……”

别的教室已经响起了琅琅读书声,下面的人陆陆续续翻开语文书。

阮恬刚起了一句:“豫章故都,洪都新府——”教室门突然打开,阮恬的声音被打断。

迟到的人正是陈昱衡,他象征性地喊了声报告,就径直走进教室,朝着最后一排走去。

他今天穿了件很薄的黑色线衫,袖子撸到手肘,露出一截肌肉匀称结实的胳膊。来得匆忙,可能是刚洗了头不久,面孔干净,额前的黑发却是湿的,被他一把捋了上去,完全没有丝毫偶像包袱。反而露出来一张五官俊秀的脸,高挺的鼻梁,睫毛极长。

他拉开椅子坐下,随意地打开了一本英语书,就扔那儿不管了。旁若无人,漫不经心地刷着手机消息。

阳光照在他身上,侧脸被阳光勾勒,透出光晕一种浓烈的少年英俊。

阮恬盯着他看了很久。

明明早读的是语文,这位同学为什么会打开英语书。周围全是读语文的,他是瞎了还是聋了?

而且怎么还玩手机,就算不跟着早读,也别这么明目张胆吧。

不过陈昱衡并没有什么感觉,他反而换了个姿势,靠着墙继续看自己的。

全班同学都看着阮恬,她又拿起了书,再次开始领读。

她在领读的时候一看,陈昱衡仍然玩着手机。

谁知道不久后陈昱衡突然站了起来,把手机塞回桌洞里,然后向前门走过来。

早读的时候后门是完全关闭的,要等班主任来了才开得了。

他这是要出去?

阮恬心中已经非常恼火了。她这么个大活人站在讲台上领读,他当看不到一样,说都不说一声,就要出去?

所以在他打开门的时候,阮恬开口了:“这位同学,你是要去哪儿?”

全班霎时安静,比陈昱衡要离开更加震惊,回头看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