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现代言情 > 你是一颗甜牙齿 闻檀 > 13. 第十三章

13. 第十三章

小说:

你是一颗甜牙齿

作者:

闻檀

分类:

现代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19-04-04

第13章

眼看终于把这帮小鬼给说动了,老郑才欣慰地叹了口气,继续说: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瞒你们。你们以为,我为什么能当你们班的班主任?你们班毕竟有陈昱衡这尊瘟神在。”

陈瘟神抬起头,老郑好好说着,干嘛扯到他身上来。

“其实我年轻的时候,在一所乡镇高中当他们的教导主任。你们现在这种打架惹事,也就算个小打小闹。”老郑说,“我当教导主任那时候,那学校才是真的乱。有些学生被我惩罚了,还集中人来找我的麻烦,呵……把我堵在溜冰场里,要废我一只手。”

听到这里众人就有点不信了,老郑吹的吧……还废手!他以为他在拍港片吗?

“你们不信了算了,那几年社会还没有现在这么太平。”老郑也不在意,继续说,“我当时被那帮混混堵着,一敌十都没有怕的,现在会怕个陈昱衡吗?”

“但那些人非常团结,团结得经常一个班集体去打群架……当然这是错误的行为,老师得强调一下。”

老郑说:“所以我当你们班主任,第一件事就是强调,你们不准主动惹是生非,因为学校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,你们是来读书的,不是来搞事情的。但真的有人欺负上头的时候,你们没有怕的,老师也没怕的!你们明白了吗?就一句话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也不会客气!”

阮恬看着站在讲台上,戴着个黑框眼镜,其貌不扬的郑老师,突然觉得要是给他摘了眼镜,配上大花臂,应该很有社会哥的气质。

“都记住了!”班上的人齐声道。

一堂晚自习,没有人真正的自习,全部都在听老郑训话……和吹牛。至于他哪些是真话,哪些是吹牛,就不知道了。

等到下了课,竟然有几个男生来给阮恬道歉。毕竟女生就罢了,当时班上明明还有他们几个男生在,看到她一个女生被欺负,却没有一个人出去帮忙,是有些过意不去。

其实阮恬有点惊讶,他们真没必要的。毕竟帮不帮她都是人家的自由选择。

她觉得,如果她还在原来的班上,遇到这种事情,他们肯定也不会出头的。

把他们打发走后,她又回头看了陈昱衡一眼。

他这时候也没有在看书,也没有在学习。实际上,阮恬没有在任何时刻看到他在学习,他只是仰躺在椅子上,戴着耳机听歌。一只胳膊垫在脑后,另一手拿着手机在玩。

并没有刚才一拳打得人家出血的社会哥的影子。

阮恬轻轻地平复呼吸,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吧,明天还有两门考试,她要好好准备。

拿到前面的名次,得到五千块的奖学金,才是她的目标。

她转过头去之后,陈昱衡则抬起头,看着她的方向。

纵然发生这样的事,她的态度仍然是柔和而冷淡,她并没有特别的愤怒,也没有因此而崩溃。

旁边李涵低声道:“昱衡,今儿发这么大火呢……”

陈昱衡淡淡地嗯了声。

“赵志那胖子是个草包,胸无城府的,四处得罪人。要不是有人在后面给他撑腰,早被废了。”李涵说,“我看他今天并不甘心的样子,说不定还会想报复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陈昱衡轻轻一笑,一只手快速地按着手机发微信,肾Xplus,也就他才能用一只手就控制自如。

“那咱们……”李涵迟疑了一下。

陈昱衡发完了微信,闭上眼道:“我会处理,背后有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,傻逼一个。”

李涵扯了扯嘴角,不再出言打扰陈昱衡了。

等晚自习上完,阮恬就立刻回了宿舍。

她今天也被泼了奶茶,洗澡之后才舒服点。

九月末的天气已经开始凉了,她穿着长袖睡衣睡裤走回宿舍,就看到盛雪用发圈套起头发,一边往脸上涂精华,一边绘声绘色地给薛晓和温婉讲今天发生的事。今天十五班发生的事其实整个高三的都知道了,后来十五班开□□会她们也都听到了,两人非常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听得很是认真。

“你们当时没在场,陈昱衡真的太牛了!他一拳打过去,就把赵志的牙齿打掉了,硬憋着不敢吐出来……”盛雪一脸崇拜,“我现在觉得他是真的帅了,难道外班这么多女生喜欢他。”

薛晓却迟疑地说:“……你说那人是赵志?这人我好像知道啊。”

几个女生纷纷看向她,薛晓毕竟是个社会姐,知道的东西比她们多。

阮恬也坐了下来,转向薛晓问她:“这人怎么了?”

薛晓道:“他大伯好像是江城东安区一个流氓头头,开冶金厂什么的,做的生意不是很正规。赵志当初在十二中也是校霸,高考落榜。家里很有钱,就把他转到四中来复读,想再过一年送他出国吧。”

盛雪却不以为然:“那不就是个大伯吗,能亲到哪里去?”

“你们不懂。”薛晓摇摇头说,“他大伯没儿子,就一女儿。这种人把儿子看得比命还重。他准备把家业给这个侄儿继承的,自己女儿都没份。所以非常疼爱他,不然赵志敢在学校里这么嚣张?我看这种人没这么容易善罢甘休,今天被打得这么惨,肯定要报复陈昱衡的。而且不会再找学校里这种弱鸡学生了,估计会找外面的人……”

“啊……”盛雪也有点担忧了,“那陈大佬会不会有危险?”

“这就不知道了。”薛晓摇摇头说,“你们跟陈昱衡同班,知道他究竟什么背景吗?我听说,他背后好像也不简单,但究竟是什么,还没有人知道呢。”

她又看向阮恬,阮恬也摇头:“我们也不知道。”

实际上,她觉得除了李涵几个核心的人,十五班恐怕没有人知道。

陈昱衡这个人,平时并不多话,也不喜欢说自己的事。大部分时间他都是睡觉听歌。

薛晓一脸的惋惜:“我也是不知道他的底,所以不敢贸然出手。如果赵志真能探探他的底就好了……”

看来社会薛姐还没有放弃搞一搞大佬的打算。

阮恬陷入沉思,陈昱衡他们,应该是知道赵志的背景的吧。那他,有没有想过被报复的可能?

想了很多,阮恬叹了口气。

虽然她不喜欢介入这样的事,但这事因她而起,要是她坐视不管,她又做不到。

所以第二天,阮恬到教室的时候,先去陈昱衡的位置找他。

破天荒的,陈大佬今天居然没有踩点。

听了阮恬的话,他把书包塞进去坐下,说:“这事你就不用担心了,我们有打算。”

打算,什么打算?

见阮恬一脸疑惑,陈昱衡说:“你真以为我随便帮你出头,没考虑过后果?”

那这么说来,他是考虑过了?

阮恬对陈大佬的智商还是比较放心的。于是把自己早上在药店买的一盒邦迪放在了他桌上,说:“昨天看到你手肘好像受了点伤,给你买了盒邦迪……”

陈大佬看也没看,就说:“这伤没事,再说邦迪才多大点,怎么贴得住。”

阮恬眨了眨眼,突然有点质疑自己刚才的判断。她轻轻说:“可我买的是大号邦迪啊,贴你的伤处,是肯定够的。”

陈昱衡才舍眼一看,她果然买的是……大号邦迪。

他轻咳一声说:“……行了我知道了,你回去吧。要布置考场了。”

今天要考的科目是英语和理综。

英语是阮恬相对弱势的科目,她的听力和口语都不是特别好,理综却是她绝对的强势科目。别人两个半小时做不完理综卷子,她两小时就能做完,还能留半小时检查。

四中的规定是,除非出现什么意外情况,不然考试绝不准许提前交卷。

所以阮恬检查完之后也无所事事,眺望窗外。

她的考场在另一边教学楼的四楼,面对着操场,能看到操场边种的一排高大笔直的白桦树,今天天气阴沉,再加上高三模拟考,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。

整个学校都非常安静,只听到沙沙的,笔写过纸张的声音。

半小时后,下课铃终于响了。

阮恬收拾东西回教室,早回来的同学们都已经陆陆续续把课桌复原了。

阮恬发现很奇怪的一点,陈昱衡一帮人竟然坐在教室里。他们端正坐着,表情严肃。

天方夜谭,下课了他们竟然还在教室里!

阮恬一边收拾东西,一边朝着他们的方向看。其实班上很多人都察觉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,几乎没有一个人动的,都看着陈昱衡他们。

这时候,陈昱衡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。

他划开手机看了眼消息,突然道:“走!”

他周围七八个男生正等着,听到他的话立刻站起来。陈昱衡先上讲台,从教室的电视柜后面抽出一根钢筋,提在手里,带着一帮男生正要出去。

阮恬心里一紧,他们这样子肯定是出大事了,而且应该就是赵志那事。她跑过去拦在了门口:“陈昱衡,你要去干什么!”

陈昱衡低头看着她,一笑道:“干嘛,你又管我啊?”

“不是。”阮恬严肃地看着他,“我不是管你,是不是赵志他们来找麻烦了?如果是的话你们别冲动,我们找老师来解决。”

“行了,小甜甜你别担心。”申光则道,“这都摆不平,昱哥白混了,你还是先让开,别耽误我们时间了。”

李涵也笑道,“你让吧,没事。这种人渣,不灭他对不起我们被叫校霸这么多年。”

他们真的要走,阮恬又怎么拦得住!陈昱衡一手将她按住,她就怎么跳也跳不动,等男生们都走了,他才放开她下去。他们就这么下了楼,阮恬到走廊看,他们已经出了教学楼,朝校门口走去了。

“我靠,他们这是去干什么!”体育委员高翔也扒在栏杆上,看着楼下陈昱衡拎手里的那根粗钢筋,他又吓得有点胆寒,“还有,陈大佬什么时候把那玩意儿藏电视柜里的?”

四中每个教室前面都会有个电视柜,里面放了台电视。当然,电视不过只是个摆设,都高中了,谁有空看那玩意儿。

班长宋平秋也是围观人群,也惊呆了,他跟陈昱衡同班两年多,从没看他用过武器!

“怎么办,班长,咱们要不要跟上去?”高翔问宋平秋。“不知道发生什么了,陈大佬都这么慎重!”

班上有个戴眼镜的男生,颤颤巍巍地举手发言了:“那什么……我刚跟陈大佬一个考场,听到他跟申光商量,好像是那个赵志带校外的人来找麻烦了,约在校外的兴源网吧后面见。”

“这么重要的事,你怎么不早说!”宋平秋转了两圈,突然他走上讲台,他的目光看向下面的同学们。意识到可能有大事要发生,十五班所有人都没有走,等着看他怎么说。宋平秋顿了一下说,“同学们,这次的事,我不能一个人拿主意,我就问你们,大家是怎么想的?”

昨天刚被老郑给说了一顿,大家正是心中热血涌动的时候。有人说:“昨天阮恬同学受欺负,我们就没管。今天陈昱衡是为同学出头而被报复,那胖子也太嚣张了,我们必须要管!看陈大佬这么慎重,对方肯定来者不善,我们都去,多一个人多份力量!”

学委薛建又开口了:“但是……”

大家这时候就有点不耐烦了,毕竟那天也是他在那儿泼冷水。高翔说:“薛建你要是不想去就留在教室里,我们又不逼你去!”

“不是!”薛建涨红了脸说,“我有这么无耻吗?我也是个有集体感的人好不好!我就是想说,咱们是不是要先通知郑老师,今天连陈昱衡都这么郑重,这事肯定不简单呀!咱们要先想好再行动!”

十五班的人考完试后,几乎都没有去吃饭,现在都留在教室里。

这时候所有班级的人都因下课飞奔而去,唯独他们班没有一个人离开。

阮恬看着这些人想了很久,片刻后她走上了讲台说:“同学们,这次的事算是因我而起,我想我也有几分发言权。大家都是学生,还是不要冲动了。就按薛同学说的吧,我们先通知郑老师,其他人不要轻举妄动,就由我跟班长两个人去就行,我们看到不对会报警……”

班上有个女生听了却说,“甜甜,这不仅是你一个人的事。昨天老郑说得对,赵志欺负的不仅是你,还是咱们整个十五班!今天我们都必须要去,我们昨晚没有管,今天一定要管!放心,大家是有理智的!”

“对,咱们人多力量大,他能把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办!”下面有人又说。

阮恬这时候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,她笑了笑说:“好,那就都去!”

这时候,去办公室找郑老师的同学回来了,他气喘吁吁地说:“不好了,老郑今天突然回去吃饭了,没有在办公室!谁带了手机的,赶紧给他打一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