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现代言情 > 你是一颗甜牙齿 闻檀 > 11. 第十一章

11. 第十一章

小说:

你是一颗甜牙齿

作者:

闻檀

分类:

现代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19-04-04

第11章

阮恬仍然心绪难平,心跳很快。她抬头,眼神复杂地看着他挡在面前高大俊挺的背影。

那胖子造此重击,却是真的暴怒。

他朝陈昱衡冲过来,张嘴就骂:“你想死是不是!”

他一张嘴,声音就非常的含糊。阮恬一听就知道陈昱衡打掉了人家的牙齿,因为胖子的嘴角有血溢出。

她的目光落在陈昱衡握着的拳头上,他的拳头握的姿势很特殊,骨节突出,聚力成拳。阮恬以前听自己大堂哥说过,这是真正练过的人,才会这么握拳。普通人打架,只知道将拳头捏平,殊不知这样才能达到最大杀伤力。

所以她两次三番的招惹他,是他根本没计较。十五班的人这么怕他,并不是随便怕着玩儿的。她突然想起那天夜晚,他面对腱子哥的闲适和轻松。

那胖子也只是敢叫嚣,不敢再往前冲。样子跃跃欲试又不敢出手的,活像个□□。他背后的女的倒是很机灵,飞快地就跑回去叫人了。

陈昱衡看到那女的走了,但他也不在意,冷笑着冲他勾了勾手指,“来,我想死,你倒是上啊!”

阮恬心跳急剧攀升,她拉了拉陈昱衡腰间的衣服,想叫他不要挑衅对方。老郑可是叮嘱过的,考试期间千万不能惹是生非,他现在不是正被教导主任盯着吗,还敢打架!可他好像根本没有感觉到她的动作一样。

那胖子的班级很近,四五个人眨眼就冲了出来。站在胖子身后,恶狠狠地盯着陈昱衡。

但是其中有个人认出了陈昱衡,瞬间声音有些发颤:“志哥,你这……怎么惹到的是陈大佬!”

其他几人也瞬间有些犹豫:“他就是陈昱衡?”

他们虽然都是转校来的,但肯定都听过陈昱衡的威名。

“怕个屁啊,”那胖子眼神软弱片刻,但又瞬间强硬起来。唾了一声,对陈昱衡说,“你要是知道我大伯父是谁,吓得你跪下信不信?”

“哦。”陈昱衡仍然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,“是谁,说出来让老子我听听,看道上有没有这根葱。”

胖子听到更是暴怒:“今天决不能放过他!你们都给我放开打!”

十五班的人都在门口窗口围观,见对方瞬间又来几个人,有个女同学紧张地说:“事情好像闹大了,不知道陈昱衡打得多这么多人不,有人欺负我们班同学,班长,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出去帮忙啊?”

除了陈昱衡那帮男生没回来,班上还是有很多人在的。

学委薛建不赞同地说:“帮什么忙,考试期间打架,你们想让大家遭殃是不是?”他十分不满,“本来就是阮恬惹的事,她不撞到人家能有这事吗!”

有个男生说:“学委,好像是那胖子撞的阮恬啊……”

“别说了,不管是谁的错,反正他们私自解决还是他们自己的事。”薛建又道。

班长*屏蔽的关键字*秋回头一看,站在窗口围观的很多人,根本就是看个热闹。抱着薛建这种想法的不在少数。但也总不能放着不理,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,想了想说:“薛建,在这里盯着点儿,我去报告郑老师一声!”

班上其他男生面面相觑,最后还是决定等班长去报告老师算了,所以谁都没有出去。

那胖子也看到了十五班的动静,冷笑说:“你丫要真是有种,就跟我去别的地方打!”

陈昱衡更是笑了,眼神极为森然:“好啊,老子怕你个龟孙!”

“陈昱衡!”阮恬急忙拉住他的手臂。

她的手指冰凉,可他的手臂是热的。她还感觉到了他身上穿的那件织物很软和。

陈昱衡回过头。

此时夜色已起,教室里透出灯光照着她的脸,像某种细腻的白瓷器,漫溢着点暖绒的光。她的双眼真切地看着他,澄澈极了,只照着他的身影。要说的话几乎从双眼就能看出来。

他拍了拍她的头,没说什么,只是一把捋下了她的手。

然后指了指前面,眼睛一眯说:“走,操场吧。”

“陈昱衡你给我站住!”阮恬大喊,可他已经跟那群人走了。

她这种弱鸡体力又怎么拉得住他!

他是个傻叉吗,去干什么,万一人家预备了十个人在那儿等他呢,他能一挑四、五个,一次上十个他真能放倒?这又不是在演电视剧!

而且就算他能打得过,有必要打群架吗,在这种危险的时期!

阮恬咬了咬唇,因为这事因她而起,她更不想因她而大。

他们一群人的背影消失在了楼梯转角,阮恬四下看去,走廊上这时候已经围了很多人,多是别班看热闹的,莫丽站在一旁,十五班的人站在窗后、门后,都看着她。有些人面露焦急,有些人则面无表情,有些人仍然趴在桌上写作业。

灯亮着,从教室里透出光来,阮恬静静地看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走进去。

莫丽知道她其实有点伤,所以搀扶着她走回教室坐下。

随即还是有几个女生围上来,有的拿纸巾给她擦身上的奶茶,有的问她有没有事。

阮恬摇了摇头,除了尾椎骨仍然很痛,刚脖子也有点被勒到了,别的还好。

而这时候,申光那一行人终于说说笑笑地回来了。

班上的体育委员高翔就赶紧过去,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短地跟他们讲了:“……十七班那个新来的赵志,原来在十二中也挺混的,刚跟咱班阮恬发生了冲突。陈大佬带他们去操场了,你们看看,赶紧过去帮忙吧!”

李涵皱眉,没想到他们晚几步回来,就出了这种事。他先问:“他们几个人?”

“来的人就四五个,别的不知道……”高翔说。

“应该没事,就咱们这样的学生,昱衡一敌七、八个都没问题。”另一个男生说。“正好收拾下这帮人,刚转来四中,无法无天了。”

“昱哥这段时间本来不想出手的,说王老头老是盯着他。”申光说,“这不破戒了,老子就知道他憋不住!”

虽然这么说,但七八个平时跟着陈昱衡的男生也没歇息,放下东西立刻去了操场。

阮恬的心情却极为复杂。

她知道陈昱衡这段时间被王强盯着,可他却还是出手了……

希望他们不要闹大了。

等到他们离开了,围在阮恬身边的女生才说话。

“刚究竟怎么回事啊?”有人问道,“我们好像看到是那胖子撞的你,学委又说是你撞的那胖子……”

其实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,只是未必看到了全过程。好在莫丽是全程看到了的,说:“我一直在旁边,是那个死胖子撞的,还恶人先告状,说是甜甜撞的他!”

其余几个女生皆是轻叹,盛雪说:“好在陈昱衡帮你出头。他出拳力气好大,我看那胖子嘴角都出血了……”

随即,她又低声道:“我们班那群男生也是,明明看到你被欺负,后来陈昱衡又以一敌五,也不说出去帮忙。还不如那帮男生呢,人家李涵、申光他们二话没说就出去了……”

虽然当时陈昱衡那帮人出去了,但班上当时还有十多个男生坐着。

“没关系。”阮恬摇摇头说,“这事本来就与他们无关,别牵连了他们。”

盛雪她们也没说什么,上课铃响了,她们也都回了座位去。

晚上第一节课正好是老郑的生物课,不过老郑迟迟没到。出了这样的事,恐怕是课也上不成了。阮恬打开了书,可是怎么也看不进去。

过了一会儿,班长*屏蔽的关键字*秋出现在了门口,他走进来说,“这节课大家先上自习。”随后叫了阮恬,“阮同学,郑老师叫你来办公室一趟。”

一时间,所有人都抬头看了阮恬一眼。

阮恬放下笔起身的时候,看了眼角落。

那角落,平时都坐在那帮无所事事,插科打诨的男生,可是他们现在都不在。

桌椅都空落落的。

她的心里,突然有一种莫名的,说不出来的什么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