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现代言情 > 你是一颗甜牙齿 闻檀 > 第20章 第二十章

第20章 第二十章

小说:

你是一颗甜牙齿

作者:

闻檀

分类:

现代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19-04-04

第20章

晚上, 测试的成绩正式下来之后, 阮恬领到了五千块的奖学金。头一次让她觉得,在四中就读其实也不错。

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活动。

阮恬在回宿舍的路上,一直想着这个问题。

等她踏进宿舍时,才发现盛雪这姑娘正哭得天崩地裂。薛晓和温婉都坐在她身边安慰她。

“不要伤心了……”温婉说。

薛晓向来是不爱说话的,这时候也劝她:“别伤心了,天底下男的多得是呢,你何必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呢。”

盛雪却哭得更大声了。

温婉犹豫片刻说:“晓晓, 陈昱衡那种, 也不算歪脖子树吧……”

薛晓想了想问:“不是吗?”

温婉面对一个哭得天昏地暗的盛雪,一个判断力相当异常的薛晓,正是生无可恋的时候,看到阮恬回来,赶紧冲她招手:“甜甜,你快过来劝劝, 盛雪回来就一直哭!”

阮恬想起了自己白天看到的场景。

应该是陈昱衡后来拒绝她了。

她走了过去,也不知道说什么,轻轻喊她:“盛雪。”

盛雪抬起头, 那是一张哭得花容失色的小脸, 平日的精致漂亮全不见了。

阮恬其实也不擅长安慰人, 只能说:“哭得这么不漂亮, 多对不起你每天精心的保养。对不对?”

盛雪愣住了。

其实温婉她们劝她半天了, 她都没停住哭。但阮恬的话角度清奇, 不知道为什么就让她止住了眼泪。

“甜甜, 你知道陈昱衡说什么吗!他太过分了!”盛雪一边啜泣说,“我现在才明白,我妈说得真对,男的都是大猪蹄子,没一个好人,只有衣服和包包才靠得住……”

阮恬无语,盛雪妈妈这是……啥三观。

“我以前喜欢我们校草,每天给他带零食,给他抄作业。后来才知道,这家伙竟然背着我劈腿了!”盛雪越说越气愤,“劈腿就罢了,还一劈就是四五个,他这是要开后宫呢!”

“还有我追的爱豆,前几天公布恋情,对象竟然是我最讨厌的女明星!说好的要为粉丝单身一辈子呢,有没有点职业操守!”盛雪的主题已经从悲伤转变成了控诉。

薛晓又忍不住开口了:“盛雪啊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你们这些女友粉也太□□了……”

温婉一把掐住薛晓的手。别说了,没看盛雪好不容易不哭了吗!

“盛雪你看得开就好。”温婉赶紧说,“不就是个陈昱衡么,咱们学校好看的男生多得是。”

“不,我都不要了。”盛雪狼狈地擦了擦眼泪,“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东西是靠得住的。”她继续说,“父母也靠不住,我爹出轨,我妈离婚带我。整天沉迷牌桌……”

其实这女孩未必是爱追星爱帅哥,她就是想寻找一个感情的寄托。

几人安慰了她好一会儿,阮恬才去洗漱。

过一会儿她洗了澡出来,看到盛雪还躺在椅子上,虽然已经不哭了,但眼眶仍然是红肿得,目光茫然地看着天花板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听到阮恬出来的动静,她回头看她。

然后,她突然问:“甜甜,你说,这世界上有什么事靠得住的。”

另外两个姑娘都已经爬上上铺准备睡觉了,阮恬也准备睡觉的。看着盛雪专注的眼神,她想了想说:“对我来说,大概是读书吧,爱情也许会背叛你,但是成绩不会。”

盛雪问阮姑娘这种问题,当然只能得到根正苗红的标准答案。

阮恬本以为盛雪不会当回事,没想到她听了之后,竟然真的若有所思良久。

阮恬则已经翻身上床躺下了。

次日阮恬仍然一早起床。

冬日将至,天亮得越来越晚,六点半这时候还完全不亮。阮恬洗漱完站在阳台上,看到更远处的高楼大厦,在黑夜中依然散发着恢弘的光,那光辉仿佛从不曾湮灭。校园之外,有个中年妇人骑着卖早点的三轮车。

红灯转绿的时候,中年妇人奋力踩着脚踏板,跨过人行道。

清晨六点的城市里,买早点的,打扫街道的,他们是最先醒来的一群人,悄无声息,为大家先将这座城市布置好。

阮恬有些出神,母亲生病后,父亲辞了原来的工作,也卖过一段时间的早点。

如果想六点就把车推到学校门口,那必然要凌晨四点就起来忙碌了。做早点生意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,辛苦于起早贪黑。幸好后来父亲单位得知情况,重新给他安排了一个清闲的岗位,虽然工资只有原来的一半,但也是好的。

她深吸一口气,转身进宿舍,面前却突然冒出一个人影来。

阮恬吓了一跳!

寝室里另外两个姑娘都还没醒,所以屋内也没有开灯,她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盛雪。

她已经穿好衣服,背好了书包,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样。跟她说:“甜甜,以后我跟你一起出入,我要,考大学!”

她的眼神中闪烁着一簇小火焰。

阮恬都愣了,姑娘你这转变得也太快了吧。

而且,转变就转变,为什么要突然冒出来吓唬她。

阮恬嘴角扯了扯,跟她说,“……你能这么想是好事,其实偶像帅哥的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的学习。”

任何时候你想重新开始,都不会晚。总会有道路向你敞开,让你一往无前。

这是阮恬一直信奉的话。

阮学霸的鸡汤很生硬,但是盛雪并不在意,她现在处于打鸡血狂热状态。

阮恬记得她上次考试的排名是……一千三百二十名,比她的同桌小茉莉还要低三百三十一名。这个成绩要提高,真的很让人头痛。

此时天气已入深秋,教学楼四周所种的银杏树渐渐转黄,金灿灿地堆落在小径上。学校广场中央种的一株树龄四百年的古黄葛树,却依然绿意盎然,庞大茂密的树冠遮掩了几乎小半个广场。形成了一幅金绿交融的景观。

南方的秋天,总有种奇异的季节错落之美。

阮恬咬着豆浆的吸管,她还有点没睡醒,走路有点飘,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盛雪关于学习的各种问题。

但通过问答,很快盛雪发现,学神模式似乎参考性并不强。

比如盛雪问:“甜甜,你物理满分是怎么做到的?”

这次考试,阮恬可是全校唯一一个物理满分呢。

阮恬说:“认真听讲吧。主要是一定要搞懂物理公式定义的由来,不能单纯的背公式,因为难题都是很灵活的,规范化公式通常套不进去。”

于是盛雪又问:“……那怎么弄懂物理公式定义的由来?”

这下阮恬犹豫了,她说:“难道不是看遍书就懂了?”

盛雪:“……”

然后盛雪又问:“其实我最差的科目是英语,甜甜,你的词汇量这么高,是怎么做到的?”

阮恬还怕盛雪继续追问数学这些科目,毕竟物理、数学这些接近满分,这就已经不简单是认真学习的问题了。她松了口气说:“其实我英语成绩也一般,不过英语提高起来很简单,刻苦就行,比如每天背二十个单词,做两篇阅读理解,最好是阅读英文原文小说。你的词汇量就能突飞猛进了。”

阮恬这点说得是很诚恳的,因为她一天能背五十个单词,刷一套试卷。

但盛雪也不适用,别说英文原文小说了,她连英文阅读理解都看不懂。

她终于意识到,她这个层次,请教阮恬是没用的。

她微笑着拍了拍阮恬的肩:“没事了,谢谢你甜甜。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。”

阮恬却是一笑,她知道她在想什么,她认真地说:“你不要觉得难,二十个单词不多,你一边背,一边通过阅读理解巩固,总有记得下来的。难度关卡一开始可以设高点,只要你勤奋,进步是很快的。”

她是学霸,但也不傻。告诉盛雪的办法,肯定是适合她的。

两个人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,有说有笑的。

陈昱衡今天难得没踩点,但他走入学校之后,就看到了这一幕。

李涵跟在他身边:“诶,昱哥,学神跟盛雪一起走啊,好像关系还挺好的。”说着他笑了笑,“昨天,盛雪不是跟你表白来着,学神知道吗……”

陈昱衡把书包搭在肩上,淡淡说,“闭嘴吧你,话多。”

李涵又笑:“行行,我闭嘴,您心里有谱就行。”

等到早自习完了,阮恬要收语文试卷。从最后一排传上来,阮恬在讲台上收,她数了才发现,少了一份。

清来清去,她终于肯定是少了陈昱衡那一份。

呵,这人,昨天她还帮他买面包牛奶呢,今天就跟她玩儿这个!就不知道知恩图报么。

阮恬抱着试卷穿过班级,到了教室的角落。

陈大佬仍然斜坐在椅子上,戴着耳机,好像是在打游戏。手机屏幕上花花绿绿一片璀璨。

她站在他面前良久,他都好像没有反应。

阮恬终于叫了他一声,可他还是没有听到的样子。她终于忍不住,伸手扯了他一只耳机,问道:“陈昱衡,你的语文作业呢?”

“嗯?”陈昱衡这才抬起头,“我这打游戏呢,你别吵我。”

说着要夺她手里的耳机,阮恬也学着他一举高。“你先把语文作业交了!”

她才懒得管他是不是打游戏呢,他不交作业她怎么交差。

陈昱衡一笑,跟他玩儿这个!

他一把拉住她的手,利落地往回一扯。在阮恬惊呼的时候,夺过了她手里的耳机线,同时还顺手就扶住了她的腰。

瞬间两人离得很近,阮恬似乎都感觉到了他呼吸的热度。

幸好这时候,教室里大多人都在补眠,并没有看到这一幕。

“陈昱衡!”弱逼体质恬生气了,他就是仗着自己武力强横行霸道。她挣扎着站起来,气得脸都有些红。

见她真的有些生气,陈昱衡一手撑着脸侧,靠在桌上说:“喂,明明是你抢我耳机的啊。”

“我是来收语文作业的!”阮恬平复了一下呼吸,再次陈述。“你交不交,不交我告诉老师了。”

奇怪,明明平时,陈昱衡都是交作业的。

“忘写了。”他说,“不会做。”

到底是忘了写还是不会做?阮恬都懒得管他了,恐怕一大早来忘了抄才是真的吧。

她见他前面没坐人,就在他前面坐下来,道:“你把你的试卷拿出来。”

“嗯?”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样子。

阮恬有些忍耐地道:“我辅导你做。还有七分钟要上课了,我必须要交过去,你如果没交,会被老师罚的。”

老师可不会因为你是什么大佬而不责罚你,老师就是老师,这是四中的规矩。

陈昱衡眼神微动。

有的时候他看着阮恬,觉得那是一只无知的小白兔,在靠近狼的领地。而她不知道狼的危险,还在关心着他。他说:“真等我啊?几分钟做不完吧,不如你的给我抄好了。”

“不准抄作业。”学霸有底线的,阮恬继续说,“这次试卷都是字音字形的选择题,不会用太多时间,你先把你的试卷拿出来。”

阮恬是什么水平的学神,辅导他做个字音字形。

陈昱衡一摊手说:“可是我试卷都没带来。”

疯了,阮恬想掐死他得了。

她看了看手表,回了自己的座位,拿了一张空白的试卷过来:“昨天发剩下的,你赶紧写。”

他接了过来,先在试卷上写下自己的名字,他的字写得龙飞凤舞。阮恬本以为他的字会不好看,但没想到,竟然十分潇洒秀逸,一看就练过书法。

陈昱衡说:“第一道题我就不会。”

阮恬耐心地给他讲第一题:“这个病句用词赘余了,用了‘的’就不能再用‘了’,所以选b,你明白吗?”

“嗯……”陈昱衡依旧说,“好像不是很明白。”

眼看都要接近上课时间了,他还这么说,阮恬都有些着急了:“你不能这样!……你!”

见她着急了,雪白的脸都泛粉,他才笑了,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张试卷,说:“得,不逗你了。”

阮恬拿过来扫了一眼,原来他是做了的。

那他为什么骗她没有做?

阮恬来不及多想,只来得及瞪了他一眼,赶紧抱着试卷去交给老师。

等她回来的时候,上课铃已经响了。阮恬踩着最后一秒进了教室,莫丽凑了过来,小声问她:“小甜甜,我听说,刚下了早自习,你跟陈大佬产生了冲突?”

冲突?阮恬想了想说:“嗯,他不肯交作业。”

“啊?”莫丽说,“陈大佬不是一直都不交吗,老师也不管他的。”

阮恬也愣了一下,她说:“可是以前,他的语文作业都是交了的。”

莫丽有些疑惑,正想说什么。阮恬耳听八面,见老师已经察觉到她们在讲话了,立刻对莫丽做个噤声的姿势。

莫丽回头发现化学老师已经盯着她了,也赶紧乖巧坐好。

至于这点疑惑,等到下课,凭小茉莉那点脑容量,她也就忘光了。 161小说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