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现代言情 > 你是一颗甜牙齿 闻檀 >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

第21章 第二十一章

小说:

你是一颗甜牙齿

作者:

闻檀

分类:

现代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19-04-04

第21章

今天是放假前最后一天行课, 课表上有体育课。

当莫丽问阮恬有没有带运动服的时候,阮恬才知道, 原来四中的体育课是会上的。

在一中的整个高三,阮恬几乎都没有上过体育课,虽然课表上的确有。但经常被各科老师占用, 给的理由不尽相同“体育老师今天有事”“体育老师身体不好”。明明体育老师办公室就在一楼拐角,每个人走过去都能看到他好端端的坐在办公室里,闲得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剧。

所以阮恬都没想到体育课这茬来。

“我没准备运动服……”阮恬按下自动铅笔的铅笔芯, 问莫丽, “校服不行的吗?”

“好像不行吧,也许跟体育老师说一声也没事。我倒是有多的, 但是……”莫丽上下看她, “就是怕你穿着大了。”

宿舍里的几个姑娘, 都没有莫丽这么熟,贸然借人家的运动服,也挺不好的。

阮恬想了想觉得也没关系, 借她个外套穿,到时候挡挡就行了。

到下午第二节课,同学们果然蜂拥向体育场。

阳光灿烂, 广阔的绿色草坪上, 一群学生如脱缰的野马般四散开。然而在女性换衣间里, 莫丽一看到阮恬走出来, 噗嗤一声就笑了。

阮恬一张白生生的脸, 及肩的半长发。穿着她一件粉紫色的运动服, 长长的衣袖,宽大到遮住了屁股,帽子两侧又垂下两根长溜溜的系带。可以说是各种不合身。

阮恬瞪了她一眼:“笑什么笑!”她对着镜子照照,自己动手把袖子挽了上去,觉得勉强能看了,才赶紧拉着笑个不停的莫丽一起出门。

四中是出了名的有钱,操场早好些年就铺好了全塑胶跑道。旁边是宽阔的篮球场,足球场,羽毛球场、乒乓球都还另有场地。此时秋高气爽,高天云淡,阳光灿烂,同学们按身高排成排,阮恬无可避免地站在了第一排。

今天还有实验班四班的人,也跟他们一起上体育课。

四班的学生百无聊赖,站在他们对面窃窃私语。由于阮恬站在第一排,所以隐约能听见,她们在聊陈昱衡,似乎就是在聊陈昱衡跟赵志那件事。陈昱衡这种名人,本来就出名。上次跟赵志打了那一架之后,他就更加出名了。不过总归是好班的人,聊得很克制,并没有发出明显的讨论声让别人听到。

“好了好了。”十五班的体育老师拿着表格,走过来打断了学生的聊天,说道,“今天天气好,我跟四班的老师商量了,咱们两班来一场篮球对抗赛。来,统计一下哪些男生参加篮球赛,其他同学留下呐喊助威啊。”

十五班的人也不在意,随便体育老师点人。十五班学习成绩是垫底,但体育优秀,两年运动会都是第一。跟实验班四班的人打篮球嘛,不用太认真了。

体育老师先点了高翔出来,他是体育委员,当然是打头的,紧接着又点了申光、李涵等人。

申光却开口道:“肖老师,我们几个就不上了吧。这不是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么,你还真打算虐人家啊……”

体育老师呵了一声:“你这话说得,当我不知道你想躲懒啊。”不过也就没有叫他们了,只把班上别的几个高大的叫出来,临时组建了个篮球队。然后又问:“你们班谁数学最好?”

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阮恬。

不光数学,其他所有科目,她也都是全班第一呢。

阮恬站了出来,体育老师一见是个娇气的小姑娘,笑了笑说:“是阮恬同学吧,一会儿你负责记分啊。”

阮恬现在在学校里也很有名,说到十五班最好,那自然就是她了。她叹了口气,虽然觉得加减分这种操作,就是找食堂大妈来做都差不多,但还是接过了计分板,站上了观望台,她背对着阳光,象牙白的肤色越发无暇,五官清雅,如黑尾翎一样的睫毛低垂着。穿着略大一些的运动服,更显得她纤瘦。

体育老师一说出阮恬的名字之后,四班那边的人就立刻看了过来。

他们实验班的人,自然知道这个阮恬才考了年级第一。顿时响起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。

“那个就是阮恬啊!”

“这次考试的全校第一,超过了一班的学神黄学良。”

“什么第一名,她是复读过的,人家黄学良又没有复读过。以后她保不保得住第一,还难说呢。”

“不是传说中很漂亮吗,我看也一般吧,没有校花好看……”

讨论的语气非常不友善。

阮恬的表情并没有波动,其实流言蜚语什么的,她是已经习惯了的。毕竟原来在一中,她从云端跌落泥泞,比这些难听、恶毒的话,她不是没听过。她懒得去理会,就当没听到了。

可正和申光他们说笑的陈昱衡却转过头来,盯着那帮人看了一会儿,才转过头去。

四班那边也出来一个男生,是他们班的班长,跟阮恬一起负责记分。

两班体育老师各自把打篮球的男生集合起来,换好球衣开打。

十五班的人本来以为,像四班这种实验班打篮球应该一般。但没想到,四班选出来的几个人还真挺能打的,他们配合默契,投球练得极好,尤其是他们班的一高个子男生,竟然隔空投中了两个三分球!连消带打,十五班也被他们压制住了,半场下来,十五班甚至还落后了,比分最后定格成了21:15。

顿时四班那边,欢呼雀跃声四起。

“厉害!加油!干趴十五班!”

“四班最强!”

“加油,赢了班长请吃饭!”

十五班这边则是抱怨:“高翔他们搞什么啊,失误好几次,竟然让四班那群人赢了!”

“太没面子了,这什么鬼比赛啊!”

莫丽也上了观望台看球,跟阮恬说,“我刚还听到他们说你坏话来着!真是的,怎么能让这种班级赢过咱们!”

阮恬只是一笑,原来莫丽也听到了。

高翔他们走过来休息,由于跑跳的比较厉害,他们都面红耳赤的,当然也有可能是不好意思。

“没发挥好,抱歉抱歉……”高翔双手合十抱歉地说,“下场一定发挥好。”

“别了。”突然有个人开口说话,众人看去,说话的是陈昱衡,他们本来靠着观望台下栏杆的,直起了身说:“你们下吧,我跟申光他们上。”

众人心里不由自主地卧槽了一声。

高翔甚至有点结巴:“这,你们真上?”

陈昱衡道:“也不全是你们失误,他们班那个男生是新转来的,原来应该特别训练过。而且他们的犬吠也听得我很不爽。”他眉宇间透出一丝戾气,把手骨捏得噼里啪啦响说,“申光、李涵、曹子久、*屏蔽的关键字*,你们几个替换他们。”陈昱衡身边几个,他们一站起来,气势就明显地比打球的高翔他们强了一截。

他们几个男生也绝不废话了,当场脱了球衣,递给陈昱衡等人。

十五班也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。

莫丽说:“我去,要出动咱们班的全明星阵容了!陈大佬都要上了……”

阮恬问莫丽:“陈昱衡打球很厉害?”

“跟申光一样,他们原来是校篮球队的。”莫丽用下巴示意了一下说,“进入高三,就退队了嘛。”

这个阮恬倒是有所耳闻,四中之前的校篮球队很强,还拿过市高中联赛的冠军。四中强调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,不像一中,联赛的初赛都没进去。

体育老师也走过来道:“哟,至于吗陈昱衡!我刚也就点了申光他们,都没点你呢!”

陈昱衡一边穿球衣,一边笑着说:“老师放心,破坏您和您牌友的关系,这是我该做的。”

两个班的体育老师是牌友。

“你小子狂,一会儿别输啊!”体育老师也不在乎,只是嘲讽他。

“这话我输了您再说”。他跟老师胡侃着,走到了球场上,四班见到他们上场,也起了骚动。

“他们换人了!换陈昱衡他们上了!”

“我去,他们这是认真了?”

“别怕,惧怕就是对敌人的投降!”有个男生说,“刚你们占了上风,证明十五班也就那样。你们只需要努力保持上一场的优势,咱们就赢了!”

一通话说完,刚那几个男生商量了一会儿战术,又上场了。

申光才问:“昱哥想让我把比分拉到多少?”

“血虐吧。”陈昱衡一边热身,一边轻描淡写道。

双方各自站定,裁判扔球,比赛开始!

很快,四班就瞪大了眼睛,他们发现,原来人与人之间,是真的不一样的!

申光是小前锋,李涵中锋,还有个高个子黄毅是大前锋,陈昱衡做控球后卫。

开场不到一分钟,申光就突破阻拦进球!他动作灵活,势如破竹,四班的男生完全无法阻拦。瞬间就拉平了比分。

阮恬只见过申光头脑发达四肢简单的样子,没想到他打篮球有这么强的天赋。不超过五分钟,进了两个球,把分数就拉到了21:27。引得十五班一阵欢呼,她身边的小茉莉激动得涨红了脸,不停地为他喊加油。

陈昱衡身为控球后卫,与他配合相当默契,传球、进攻、防守,收放自如。他们这帮男生太厉害,防守也格外强悍,下半场从开场到现在,四班连一个球都没进过!

四班的体育老师急得在一旁大喊:“防申光啊,防他啊!”

奔跑在篮球场上的四班学生是没有空暇,如果有,他们一定要对体育老师翻个白眼。当他们不想拦吗!

但特么拦得住么!

不过他们仍然尽全力拦起了一道人墙,阻碍申光进球。

但没想到,虽然拦住了申光,却没有拦住别人。

远远的,李涵从外围给陈昱衡传球,陈昱衡竟突然趁势突围,两三步跃上前,直接跃起灌篮。

而陈昱衡明显心情不佳,大概是真发泄,篮球框被他砸得颤动,几乎有些变形了。灌篮成功,随后他转身就走人。只留下一只颤抖的篮球框,和一帮人看着他震惊的眼神。

连篮球框都能砸得变形……

阮恬还听到自己身边的体育老师低声骂:“就知道不该让这小子打球……”

仗着自己武力强,任性妄为!

接下来完全是毫无反抗的,四班被申光他们按在地上摩擦,他们不仅自己进球,还恶劣地拦着四班,不要他们进球。

最后裁判吹哨时,比分到了23:54,四班的人输得两眼发直,觉得自己打了一场假球。后半场被十五班全程虐。

比赛完结时,十五班全场欢呼。

陈昱衡走到*屏蔽的关键字*秋边上,跟他商量了些什么,随后*屏蔽的关键字*秋站了起来,大声说:“同学们,正值放假之际,今天又赢了球,陈昱衡请大家吃饭!大家现在赶紧准备,咱们十分钟后校门口集合!”

听说陈大佬要请吃饭,同学们更是兴奋欢呼。

申光一群人在场边休息,虽然已经是秋天,他们却丝毫不觉得冷一般,打开一瓶矿泉水往头上浇。

“申光他们真的很厉害啊。”阮恬不由地说,她也难得看到业余球赛打这么好的。阮恬父亲喜欢球类运动,所以她耳濡目染,都多少懂一些。

莫丽道,“是啊,其实申光是篮球特长保送我们学校的,本来是要走体育生的路,去打职业篮球的。不知道后来怎么就荒废了……好像是因为家庭变故吧,可惜了。”

等篮球队的人洗了个澡,大家在校门口集齐了。班长才领着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到了吃饭的地点,陈昱衡请大家吃的是一家鱼肉火锅。

校门口本来就没什么高档的地方,这家鱼肉火锅胜在新鲜美味,据说鱼还是千岛湖直接运来的,所以学校的班级聚餐很多都选在这里。不光火锅,他们家还有各种各样的水产菜,爆炒椒盐小河虾也是一绝。

阮恬和莫丽两个人先去了趟洗手间回来,结果回来得晚了些,她们四下看看,竟然到处都坐满了,就只剩陈昱衡那桌还有空位。至于为什么就他们桌还剩两个位置,那简直是昭然若揭的。她们二人一时也僵持了。

*屏蔽的关键字*秋看了一圈,的确别的桌没有位置了,他道:“也没别的位置了,要不你们二人将就一下,跟他们坐一桌吧。”

那帮男生们停下了讨论刚才球赛的话,朝她们两人看了过来。

没有别的办法,总不能单独为她们俩开一桌,阮恬跟莫丽只能走过去坐下。她们二人正坐在陈昱衡对面,阮恬旁边是个瘦高瘦高的男生,人还算和气,对她笑了笑。而莫丽旁边坐的是申光,小茉莉刚才看了他的球赛,正是对她崇拜的时候。但这并不代表,她就能坐在申光旁边了!

阮恬都能感觉到,莫丽同学僵硬得快化成石头了,不停地向她投来欲哭无泪的目光。

但人家申光并不能感觉到,还亲切拿了瓶可乐给她倒饮料:“来,小茉莉,你喝。我刚还听到你给我加油了,谢谢啊!”

莫丽用微微发抖地语气说:“不……不客气。”

阮恬暗笑,她发现小茉莉跟申光……有点萌?

“我说。”坐陈昱衡身边的李涵突然开口了,他笑着道,“阮同学,我突然想跟涛哥说点事,你要不要跟我换一下位置?”

涛哥就是阮恬身边的瘦高个。

“啊?”阮恬一时都没反应过来,全桌都对她投来了目光。

阮恬则看向他旁边的陈昱衡。

坐陈昱衡旁边?

“倒也没关系,”阮恬很勉强地说,“你旁边的人……没意见么?”

陈昱衡这时候抬起头看着她,嘴角带笑:“没意见。”

纵然阮恬心里低咒,但还是只能站起来,跟李涵交换了位置,坐到了陈昱衡的身边去。而莫丽则向她投来了更加同情的目光。

阮恬一坐下来,就用眼角余光看到,陈昱衡手腕上戴着个表,那表的样子有点怪,另加了串珠子,这珠子便奇怪了,颜色极黑,像一块块不大规则的木头,并且有一股凉凉的,似药非药的香味。他就这么撑着手肘,跟旁边的人说话,声音低磁,几乎是能引起共振的某种音调。似乎不在意她坐在自己身边。

既然他也不在意,那就当坐着吃个饭就好了。

她先在自己碗里加好了香油、花生碎、青椒末、香菜等调料。

不一会儿砂锅鱼端上桌,肥嫩黔鱼肉与酸菜、藤椒、香菜等材料,加高汤煮火锅,味道鲜美香浓,汤也十分开胃好喝,一边煮一边还能下别的料吃,大家都吃得酣畅淋漓,还多加了一份鱼肉。

阮恬的妈妈是某个著名的吃辣省份嫁过来的,她从小就像她妈妈的口味,特别能吃辣。觉得青椒末还不够,叫了声店家:“给我再来一份小米辣,谢谢。”

全桌的人都看过来。

阮恬道:“……怎么,你们也要吗?”

“不必了,你吃你吃。”其他男生呵呵笑笑,小米辣这种辣得变态的东西,他们根本碰都不碰。

店家的小米辣送上来,是一碟剁得极细碎的,红艳艳的新鲜辣椒,阮恬拌到自己碗里,沾着吃鱼,她并不觉得有多辣,只是难免还是脸颊绯红,轻轻吸气。

陈昱衡在一旁看着她吃辣的样子,突然问道:“吃这么辣没事的?”

“嗯。”阮恬随意道。

“要不要饮料啊?”他又问,“可乐雪碧芬达?”

他们这桌,男生喝的是啤酒,今天老师不在,又没人管他们。

阮恬不是爱喝碳酸饮料的人,在这点上她如中老年人一样养生。所以摇摇头:“不必,谢谢。”

陈大佬拿饮料的手又放了回去。

“行吧。”陈昱衡见她只想专心吃饭,就说,“想吃什么告诉我,叫加就行。”

阮恬歪了歪头,她就爱吃鱼,没啥别的想吃的,也没叫加什么东西。

阮恬吃东西教养极好,小口小口的,没有声音,但是吃得很快,很快面前堆了一小撮鱼骨头。

旁边坐的另一个叫黄毅的男生见了,有些惊奇道:“阮同学,看不出你这么能吃辣啊。”这人平时也跟着申光他们玩,但阮恬跟他不熟,不过刚打篮球,他是大前锋。

“还好。”阮恬继续捞菜吃,“其实这也不算辣。”

“那也给我来点好了!”他兴致勃勃地拿着碗过来,从阮恬的一碟小米辣里分走一半,说,“那你不是本地人吧?本地人没你这么能吃辣啊。”

阮恬也难得在江城遇到能吃辣的人,竟颇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,说:“我是,不过我妈妈是四川人……”

“啊。”那男生很感兴趣的样子,“真的吗,我爷爷也是四川人,你是四川哪里的?说不定我们还是老乡呢。”

两个人越聊越投机,尤其是当阮恬发现,两个人亲人真的都来自四川宜宾后。不过男孩子有点话唠,越聊越多,他的问题也很多,阮恬觉得有点聊多了,可又不能不理,终于在男生问道:“你小时候在宜宾哪里上学”的时候,陈昱衡突然说道:“你话怎么这么多。”

他语气略带冷意,那男生立刻吓得缩了缩脖子,不敢再说话了。

阮恬也一愣,下意思地回头看他。

陈昱衡却放下了手中的啤酒罐,突然站起身,朝走廊外面走去。

店旁有一条走廊,种着一株硕大的三角梅,店家搭了架子任它攀附生长,簇簇拥拥的紫色花云垂下,不远处是一条巷子,网吧,卤肉店,面馆,骑着自行车的人来来去去,隔得太远,只听得到些许尘世的喧嚣。

陈昱衡低垂着头,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,含在嘴角点燃。

烟雾在黑夜里升腾,与花丝丝萦绕,阮恬撩开透明的帘子出来,就看到他站在走廊的深处,斜靠着墙抽烟,左手上戴着的手表和手珠,有种违和却又奇异的感觉。

阮恬吃得差不多了,在里面闻到了些呛人的烟味,所以出来看看,果然是他在抽烟。

她朝他走了过去,而陈昱衡也看了过来。

他看了一眼就转过了头,继续看着夜景。他的表情神态平日不同,好像身处于黑暗之中,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,都浸透了黑夜的冰冷气息。

阮恬不知道,他为什么会抽烟,他明明才十七八岁,这么熟练,总不是一两年的事。刚还喝酒来着呢,真是劣习。

这个人,他混世不堪,但他又是她看不透的那种人。

阮恬在他面前站定,头顶的白炽灯透过三角梅的光线昏黄,在她脸上留下了重重的淡紫色花影,而她的眼眸一如既往的平静。但她的脸颊仍然是红的,在灯光下有一层浅绒,柔软得像婴儿的面颊。她看他周身烟雾缭绕,她突然轻声说,“你还是别抽烟了吧。”

陈昱衡听了,看着夜色又吸了口烟,嗤笑了一声说:“阮恬,像你这样的女的我见多了,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天使,要来拯救我?你是那块料吗?”

阮恬轻轻眨眼睛,他说什么呢?谁要拯救他了。

有病,戏多。

“你想太多了,”她淡淡地说,“不是我想管你,而是我正好坐的位置朝着门,你抽烟熏到我了。”她指了指门口,“还有,我刚好像看见,教导主任从门外经过,才来告诉你一声,你以为我真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却被陈昱衡抓住肩膀扯近,然后低头,吻住她的嘴唇。

阮恬惊讶得瞪大了眼睛!

他的嘴唇很热,手抓着她的肩,他身上陌生的少年气息,混杂着烟味弥漫而来。那种嘴唇相触的意外酥麻,仍然传到了阮恬的身体里。仿佛心跳都随此传导而来,那是一种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。

阮恬回过神来之后立刻就是剧烈的挣扎,用力地打了他好几下,随后挣脱他就跑,可紧接着,她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。

她哪里跑得过他,他几步就追了上来。

他好像也豁出去了,只一把拉住她的手,反身就又把阮恬压在了走廊的墙上,霎时间阮恬只觉得天地黑暗。陈昱衡略粗的呼吸声更近,再度吻了下来。与上次不同的是,他这次是真的吻,唇齿间掠夺她,一股烟味随着他的舌头更加浓烈地涌入她的口腔。让阮恬发出模糊的呜呜地声音,连呼救都做不到!

阮恬觉得他是疯了!

她抓着他身上穿得t恤想要推开他,可却毫无作用!她急得眼睛都红了,完全地在他力量的控制下,手腕被他桎梏得紧紧的,身体被他结实的身体压着,越动就越是火上浇油。

对于少年来说,那种陌生的情-欲,宛如干柴烈火,一点就着。根本就撩拨不得。

阮恬被逼急了,眼睛余光看到了陈昱衡的脚。立刻用鞋跟重重地踩了下去!

他似乎有些吃痛,终于放开了她。

阮恬并不想这样,可是她还是浑身发抖,眼眶湿润。

去他妈的陈昱衡,死混混!

她手一擦嘴唇,完全不看他,也不跟他说任何话,转身就跑进了店内。

陈昱衡望着她消失的背影,也用拇指抹了抹嘴唇。他气息仍旧不稳,闭上眼睛又靠在了墙上。

嘴唇上有种微辣的刺激感。他不吃辣,不过刚才阮恬吃过辣,应该是残留在她嘴唇上的辣味。

他又舔了下嘴唇,果然尝到了辣。

还有她身上那种特有的,少女干净柔软的香味。

他的确失控了,本来是想慢慢来的。可一看到她跟别的男生这么说话……他就有些忍不住。

过了好一会儿,陈昱衡才站起来走进店内。

里面仍然热闹喧腾,他看了一遍,没发阮恬的身影,不过她那个同桌莫丽还在。不必问,她肯定是先走了。

陈昱衡走到李涵身边,低声嘱咐他:“一会儿你先结账,我有事要先走。”

李涵的家境也不错,他们这帮人平时都相互结账,这点钱也没什么。

李涵却有些愣住了。刚才阮恬神态不大正常地从走廊冲了过来,只是跟莫丽解释了一句,就匆匆离开了。过不久,陈昱衡也出来了,明显地看到阮恬不在,就让他先结账,而且也不说要去干什么。

两个人在里面发生了什么……

李涵看着陈昱衡走远的背影,张了张嘴。

陈昱衡肯定是做了什么。

刚才黄毅也是蠢,看不出陈昱衡的心思么,还敢这么跟阮恬说话。逼得他醋意大发。

可是陈昱衡……他看上谁不好,为什么偏偏是阮恬。她那个性子的姑娘,一看就是隔绝情爱的好学生,而且她不像有些姑娘,一方面觉得陈昱衡危险,可一方面又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。她还真不是,她是单纯的觉得他们这帮人危险又无聊,平时都离得远远的。

陈昱衡他应该知道吧。 161小说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