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现代言情 > 你是一颗甜牙齿 闻檀 > 2. 第二章

2. 第二章

小说:

你是一颗甜牙齿

作者:

闻檀

分类:

现代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19-04-04

第2章

“要上课了呢。”阮恬看了眼自己手上的电子表,轻轻说。

果然,上课铃马上就响了。

莫丽有点惋惜,但也瞬间坐正了。

第一节课是语文课,语文老师来得很早,是个长得又高又瘦,头发中分,却有一张娃娃脸的中年男老师,姓蒋。

阮恬第一次看到,中年男老师也有长一张娃娃脸的。

因为以前就是十五班的老师,也没什么自我介绍,蒋老师放下课本就开始讲课了。

蒋老师讲课幽默风趣,讲到《孔雀东南飞》,他自己编了一段焦仲卿和刘氏的戏,还一人分饰两角,跳来跳去地跟自己演,把同学们逗得哄堂大笑。

莫丽又支过头来说:“蒋老师是语文特级教师,很牛逼。还经常去省里出高考语文题,讲课也很有趣,大家都很喜欢他。”

阮恬点了点头,她也挺喜欢这个蒋老师的。

十五班其实是整个年级最差的理科班,阮恬的高考总分实在是不高,才被分到这个班。但四中整体都还是个好学校,所以老师自然不会差。

课上她也观察过了,这个班的学生多分两类,一类调皮捣蛋不想学习的。一类是智商好像并不足以支撑他们想学这种行为的。所以,这明明是个高三应届班,学生却散漫得宛如高一。课堂气氛很快活,阮恬高中三年,都从没见过这么活跃的气氛。

蒋老师把课文讲完了,才合上书说:“我今天的课讲完了,不过呢,还有些事想嘱咐大家。大家都高三了,很多事情跟以前不一样了。别的语文老师在这时候,会在课上给大家多讲字音字形。对,咱们江省,是为数不多还有字音考试的地方——因为咱们南方人的普通话都不过关,江省尤其。”

同学们哄然而笑。

他继续说:“我跟别人不一样,我上课是从不讲这些的。同学们也知道,上课就短短的四十五分钟,讲这些不是浪费我生命吗?”

下面赞同地应答:“——是!”大家当然谁都不想听枯燥无味的课。

但随后,蒋老师就拿出一沓卷子:“虽然我上课是不讲,不过,我给你们准备了课下卷子,你们记得要写。错的记下来反复读,弄个错题本。以后咱们一天一张卷子,一个月后字音考试。”

底下顿时又哀鸿一片:“蒋老师,你是魔鬼吗!”

“蒋老师,你就不怕浪费我们的生命吗!”

阮恬手撑着下巴,也露出些许笑意。

蒋老师没有架子,大家好像也都不怕他。

蒋老师一笑,露出一口白牙:“首先,谢谢大家认清我的真面目,我就是魔鬼。其次,你们的生命这么长,浪费一下又怎么了。”

说着他晃了晃试卷:“语文课代表呢,上来领卷子。”

学生群中有个人弱弱举手:“老师,闵森出车祸了,还在医院躺着,说是延迟两个月上学。”

“啊。”蒋老师摸了摸下巴。

但他也没有过多纠结,就拿起了花名册:“那算了,恐怕是等不及闵同学了,我重新任命一个吧。”

说着拿手指在花名册上划了一下,道:“咱们班有个上次高考语文考142的,站起来一下。”

蒋老师这么一说,同学们皆是哗然。

语文能考142,那是什么概念!

所有科目中,语文上一百四才是最难的。因为主观题众多,总有很多扣分的地方。而能上一百四,一般就说明选择题和作文都是满分。

阮恬心里一跳。

高考的时候,她的语文就考了142。

这样的高分是极其罕见的,她觉得在座的复读生里应该没有了。她一眼看过去,果然也没有人站起来。大家都兴奋又疑惑地到处看。

阮恬虽然喜欢这位蒋老师,但不代表她想当课代表。

其实对于她来说,只是想找个地方安静的学习罢了,她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类型。或者换句话来说,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有点性冷淡。

她觉得一直不站起来,老师应该就能体会到142分并不想当课代表的那颗心,就此作罢。

可蒋老师并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,因为蒋老师接下来仔细找了找花名册,开始点名了:“叫阮恬,是这个名字吧?”

阮恬只能无奈缓缓地站了起来。承受着全班打量的目光,或好奇,或惊讶,各式各样。

蒋老师满意地点头:“不错,去年语文卷虽然简单,但考这么高也绝容易。刚才怎么不站起来?142分这么荣誉,大方地给大家欣赏嘛”

阮恬只能说:“……老师,我没当过语文课代表,怕自己无法胜任。”

“这有什么关系,老师最喜欢给别人机会了,老师不嫌弃你!”蒋老师把试卷递给她,“来,接旨吧。”

阮恬:……

她该说个什么,谢主隆恩吗。

她上前一步把卷子接了过来。心里盘算着,语文课代表,平时就收收作业,发发试卷,领一下晨读。应该也还好吧?

她正说话的时候,门被敲响了。随即响起一个懒洋洋的男声:“报告。”

阮恬回头看去,上课的时候,教室并没有关门,原来是刚才那个陈昱衡回来了。象征性地敲了两下门,还喊报告,挺有礼貌的。

蒋老师却冷笑一声问:“呵,陈昱衡,我这一节课刚上完你就进来,你是守在外面掐点等着吗?”

陈昱衡笑了,他少年英俊,修长的身形斜倚着门框,格外的赏心悦目。他说:“蒋老师您误会了,真是郑老师找我有事。”

蒋老师也懒得跟他计较,挥了挥手:“算了,回你的位置去吧。”

阮恬还在讲台上,注视他走回自己的位置,他前面的位置都挤得紧紧的,就单独给他留了个足够他躺平睡的宽大位置。桌上乱七八糟堆了很多书,书包就这么随意地挂在椅背上。陈昱衡坐下之后,修长的双腿就翘在了桌子上。往后平躺在,把一本蜡笔小新漫画书盖到脸上。

他前面的两个男生转过来,似乎想问什么,但别看陈昱衡脸上盖着本书,却好像脚底板也长了眼睛一眼,说:“别问,转过去。”

两个人就一脸讪讪的,没说什么转回去了。

阮恬也收回了目光。

她从语文老师手里接过试卷,才回到座位上。她的同桌莫丽就已经星星眼,兴奋地扑过来,抓着她的手说:“……哇,新同学。没想到你竟然是大神啊,语文居然考142!太厉害了,这分数是不是省第一?”

阮恬是个比较谦虚的人,她说:“还好,上次高考题比较简单。不是省第一,第一好像是144。”

“那也很厉害!”莫丽很兴奋,随即又问,“诶,你考这么好,怎么会复读了呢?你高考总分是多少?”

别人被这么问到,也许会不高兴,阮恬倒没有,平静地说:“467。”

因为理综只考了五十分。

莫丽也瞬间意识到自己问了个不好的问题,既然都来复读了,肯定就是考差了的。她还这么问,不就是揭人揭伤疤吗?

467是个二本分数,在他们十五班还行,但是搁在整个四中就不行了。前面的实验班成绩好的学生是很多的。她的新同桌应该是语文特长,其他成绩……很一般吧。

她小小地吐了下舌头:“不好意思哦,一会儿我请你吃好吃的吧,以后我语文考试就靠你罩了。”

当然,她主要是觉得自己刚才冒失,想弥补一下。

阮恬也没说什么就答应了。

她同桌除了话唠一点,别的都还挺好的。

两人正在说话,坐在陈昱衡前排两个男生叽叽喳喳讨论了一会儿,走过来一个男生,很高,皮肤微黑。明明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却长着一张足以吓哭小孩的凶脸。

阮恬注意到,这个男生一走过来,莫丽就停止了说话,并且表情变得非常小心翼翼。

这男生敲了敲阮恬的桌子,问:“新同学,叫什么甜的。”

阮恬抬起头。

他问:“刚里面怎么回事,郑老师为什么叫昱哥进去?”

昱哥,那个陈昱衡?

阮恬平静地道:“郑老师没跟我说。”

“不知道?”这男生却冷笑,逼近阮恬,模样有些狰狞,“你别跟老子这儿——”

他刚说到这里,那边突然传来个声音:“——申光。”

说话的正是貌似已经睡着的陈昱衡。

其实阮恬已经在想,他是真的在努力睡,还是只是把书蒙脸上思考人生呢。咋周围人在干什么他都知道。

男生回过头:“啊?”

“说了不准问……”他的声音从书底下传来,带着一些磁性的沙哑。“听不到是吧。”

阮恬只见自己面前这个叫申光的凶汉子竟然身体抖了一下,哦了一声,什么也不说,乖巧如哈士奇一样跑回去了。

阮恬:……

你长得这么凶,至于这么怕他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