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现代言情 > 你是一颗甜牙齿 闻檀 >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

第34章 第三十四章

小说:

你是一颗甜牙齿

作者:

闻檀

分类:

现代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19-04-04

第34章

“就是那群人。”申光沉默后说, “找我爸要钱,他哪里还有钱, 被他们暴打一顿。他再怎么混账, 也是我爸……所以我想引开他们,当时也大意了, 跑进一条死胡同, 被他们追上了。幸好过路的人报警,不然……”

申光没有再说下去。

陈昱衡问:“那你爸呢?”

申光都被打得住院了,那他爸可能更惨。

“不知道。我当时动都动不了了。他这种人,肯定见风使舵跑了, 不用担心他。”紧接着申光嘴角一扯,眼神阴冷说:“他们实在是贪得无厌, 之前放贷的钱,我爷爷卖公司都还了。还惦记我家的房子……”

“当初还钱的时候,合同你拿回来了吗?”陈昱衡又问。他家的确有家很大的信贷公司。他从小耳濡目染,对这些事很了解。本市那些高利贷团伙,在他家面前都是小鱼小虾, 根本不放在眼里。

申光一愣,紧接着摇摇头:“当时他们抓了我爸……我爷爷着急把我爸赎回来, 就没管这么多。而且, 高利贷的合同,不是违法的么?”

陈昱衡说:“放高利贷的也不傻, 合同明面上做的都是合法的。不过他们也不轻易动用, 毕竟一旦闹大了纸包不住火。你们要是拿回了合同, 这事就好解决。现在恐怕要我帮你解决了。”

“昱哥算了。”申光说,“我家里的事,还是不麻烦你了。我知道,你爸现在也管着你……”

陈昱衡摇摇头:“也不麻烦,跟我五叔说一声就行。我回头帮你找找,把这事给你解决了。这些高利贷这些狗疯起来什么都会做,你这段时间就呆在医院里,哪儿都别去,知道吗?”

医院里人来人往的,这些人才不敢动手。

申光却说:“昱哥,你真别去,还是我去找他们解决吧。”

“你解决个屁。”陈昱衡毫不留情地嘲讽他说,“能解决还躺这儿吗?”

陈昱衡的问题直击心灵,申光也就闭嘴不说话了。

“行了,阮恬要出来了。”陈昱衡掐了烟说,“别让她听到这些。还有,给老子对她态度好点。”

申光点点头。

于是阮恬出来的时候,只看到他们两个人坐着,然后申光对她露出了个僵硬的笑容:“那什么,你过来坐吧,要不要吃点水果?”

阮恬嘴角一抽,申光这怎么了,被打坏脑子了?

“不用了,”阮恬说,“刚听到你们说话,说什么呢?”

她明明在里面听到他们聊天,她一出来就不说了。

“没什么。”陈昱衡只是笑笑,“就是申光说他想早点康复,回去学习什么的。 ”

阮恬懒得说啥了,睁眼说瞎话陈昱衡认第一,谁认第二。

紧接着陈昱衡站了起来:“好了,午休要过了,我先送你回学校吧。”阮恬是要好好学习的,别在这里耽搁太久了。

阮恬一愣,什么叫送她回学校,她问:“你不回去?”

陈昱衡轻描淡写地说:“去给申光买点住院用品嘛,你先回吧,我一大男人能怎么的。”

他挑眉,一副你怎么又管这么多的表情。

阮恬并没有多问,别再给他造成一种‘她很想管他’的错觉。

陈昱衡送她到了学校门口,果然不进去,等阮恬入了校门,他就开车走了。

阮恬去给老郑回话,将事情由来一一重复,老郑也沉思起来:“他那伤——真是被打的?”

阮恬道:“我也不确定,只是看着像。”

老郑摸了摸下巴,想了想又说:“甜甜,你能不能接下来两天中午都去看看他。他父母都没在身边了,我有些担心。等我把化学组的试题弄好了,就我亲自去。当然,你要是嫌耽误时间,拒绝也成。”

老郑主要是觉得,班委里好像就阮恬,跟这帮人关系还好点。

“没事,您别担心,我这不耽误。”阮恬答应下来。

她已经刷过所有的自考题,现在反而空闲。自招考试的初试就是两天后,阮恬对初试已经很有把握了。

老郑很是欣慰,他发现阮恬这孩子,平时总是淡淡的不爱说话,但真是知恩图报。

“你有空还可以帮我劝劝申光。”老郑继续说,“他明明是要当体育生的。现在行为放弃,再这样下去,文化课成绩根本过不了关……”

阮恬也都答应下来。

接下来两天,阮恬都趁着午休的间隙,去医院里看申光。陈昱衡不在的时候,申光虽不见得对她多热情,但也没有再冷语相向。阮恬主要是看看他有没有按时吃药,伤恢复得怎么样,回去跟老郑报告。

结果她第二天来,居然没有在病房里看到申光。

申光的伤其实都是皮外伤,不至于动筋骨,所以养了两天就能走动了。阮恬找遍走廊花园,都没看到他,她就皱了皱眉,他这伤都还没好呢,能去哪里?

阮恬回到病房,本来希望他已经回来了,却仍然没看到人,只看到一个护士端着药和水杯站在病房里。

“你是16床病人的家属?”护士问。

阮恬也没管这么多,点头应了:“您看到他人去哪儿了吗,我找遍了都没找到。”

那护士说:“我也正问你呢,他这个药很重要,一小时内必须要吃的。现在人去哪里了?还带着病呢,跑什么跑的!”

阮恬才明白申光是真的不见了,她说:“那您别急,我先找找他。”她掏出手机给申光打电话,却听到手机铃声在背后响起,她回过头,发现申光的手机被他落在被子堆里了。

申光连手机都没带,去哪儿了?

阮恬拿起手机,她之前看到过一次申光输密码,这种十个以内的短数字串她能过目不忘。解锁手机之后,她翻了翻他的手机,二十分钟之前有一则通话记录,时长五分钟。紧接着是百度搜索栏,高德地图搜索,都显示了一个叫‘金茂大厦’的地方。证明申光在消失之前,曾经搜索过这里,并且试图到达。

他为什么会突然去这个地方?

阮恬想了想问护士:“您这里能查监控吗?他可能不见了!”

有病人平白从医院消失了,也是件大事。护士带阮恬去了监控室,从监控室看到,申光在医院大门拦截下一辆出租车,坐车朝着东边去了。

阮恬立刻用地图搜索,发现的确是金茂大厦的方向。

阮恬给陈昱衡打电话,可惜不知道他在干什么,电话一直占线。

护士在旁也有些焦急了,说:“你赶紧去把病人找回来吧!他身上的伤还没好,私自离院,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!”

“我知道,您稍等。”阮恬再拨打了一遍,陈昱衡那边仍然没接通,实在联系不上陈昱衡。她只能给老郑打,让他叫李涵一声。她怕她一个人把申光带不回来,加上李涵应该就没问题了。

李涵听了也觉得事情严重,申光一个带伤的病人,乱跑个什么。他一边收拾一边道:“阮恬,你现在离金茂大厦近,先去那里找找他。我马上赶到!”

阮恬答应了,拿上申光的手机,拦了辆出租就直奔金茂大厦。

金茂大厦在新市中心没有修起来之前,是本市最大的一个商业中心。但随着新市区的建成,许多公司已经陆续搬离了这里,所以来往的人很少。阮恬从出租车上下来,仰头一看。

一桩略显陈旧的蓝色玻璃建筑立在蓝天下,四周附带四五幢更矮些的建筑,形成一个庞大的建筑群。路边乱七八糟地堆着不少共享单车,已经破败的广告牌。太阳下少有行人往来。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找到人,显然是个不大可能的任务。

阮恬在建筑的街道中穿梭,看到旁边有个卖小礼品的商铺,老板懒洋洋地耷拉着眼皮,在店里玩游戏,似乎也不觉得这时候会有客人上门。

阮恬走进去,门口电子女音‘欢迎光临’就响了起来,老板抬起头,阮恬就从申光的手机里找出一张他的照片,问老板是否见过这样一个人,老板又疲懒地摇摇头,继续玩自己的游戏。阮恬只能遗憾离开。

但这时候,背后的老板突然说:“咦,等一下!”

阮恬回过身,只听老板说:“我好像是见过,是不是手上还缠着绷带,长得挺高一小伙。”

阮恬连忙点头:“您真见过?”

“当然,那小伙子老没礼貌了,问我b座怎么走,也不说个请字。”老板有些不满地说,“姑娘你男朋友啊,这样的人,你就别要了!”

阮恬哭笑不得,没接老板这茬:“那他去b座了?”

老板摇头:“没啊,我给他指了d座,不知道他现在找到正确的楼没有。”

人活在世,果然还是要有礼貌。

阮恬问老板b座怎么走,老板很热情地给她指了路:“看到没,b座就是最近那个。”然后他反手一指,“d座在那边。”

南辕北辙的两个方向。

阮恬谢过了老板,出去再给李涵打电话,这时候李涵已经到了。

他来得匆忙,明显是跑步来的,有些气喘吁吁。阮恬把老板的话告诉了他。李涵想了想说:“这里有几个台球城开着,这货搞不好是出来玩了。他现在必须回去吃药,bd楼也不知道他在哪里,我看我们分头找吧。你去b楼,我去d楼,重点找找有娱乐项目的楼层。”

李涵也是为了照顾她,d楼看上去比较远。

阮恬答应,两人就分头去找了。

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,阮恬从电梯里走出来,才发现里面已经很破败了,两条十字形走廊贯通,路边堆着不少破椅子破桌子。天花板有些漏水,也没人修。

她往前走去,再次试图给陈昱衡打电话,本来没抱希望,没想到这次那边却接通了:“喂?”陈昱衡的声音透过电话,有种懒洋洋的磁性。

阮恬反而一愣了。

“你说话啊,怎么了?”陈昱衡那边说。

他现在是出来抽根烟,找了五叔帮忙,五叔就强迫他跟自己在场子里转。陈昱衡靠着铁门,望着窗外的日光,他说:“怎么了,打我电话不说话,你想我了?”

免得他扯些有的没的,阮恬开口说:“不是,只是要告诉你,申光从医院跑了,我现在在金茂大厦这边找他。你赶紧过来,他身上还有伤,突然跑出来,可能会出事儿!”

陈昱衡深深皱眉:“他跑了?”

阮恬嗯了一声,陈昱衡那边皱了皱眉,说:“你现在呆在原地别动,也别去找他,我稍等一下就过来。知道吗?”

就是陈昱衡不说,阮恬也不打算再往里走。前面的走廊连日光灯都坏了不少,道路幽深,已经看不真切里面的情况。只听得到偶尔几个台球撞响的声音。她答应后挂了电话,准备下楼去等。

这时候,走廊深处突然传来一阵说话的嘈杂声,阮恬皱眉,隐约看到几个男性朝这边过来。

她往周围看了看,闪身躲进了另一条走廊。

那几个男的越走越近,阮恬就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:“申光那小子来了没有?这他妈都多久了。”

“我骗他说他爸被我们抓了,他会来的。”另一个男的说。

“你还是再给他打个电话吧!”这个男声说。“妈的,上头一个电话就让我们不准追了,老子赌债怎么还!”

“也不知道跟上头什么关系,”另一个男的说,“没上头支持,咱们这私自行动,能行么!”

“我骗他说他爸被我们抓了,他会来的。”另一个男的说。

“你还是再给他打个电话吧!”这个男声说。“妈的,上头一个电话就让我们不准追了,老子赌债怎么还!”

“也不知道跟上头什么关系,”另一个男的说,“没上头支持,咱们这私自行动,能行么!”

“怎么不行,上头哪管我们死活!反正都咱们扛着,还怕个屁!”

阮恬听到这里,心里已经有了猜测,难道申光不是主动跑出来,而是被他们找过来的?那这群人,会不会就是打伤他的人?

阮恬正想着,这时候,她的口袋里突兀地响起了一阵铃声。

阮恬一惊,是申光的手机!

她为了方便找申光,是拿着申光的手机出门的。他们刚才在打申光的手机!

阮恬心跳骤快,立刻拿出手机关成静音。但是这突兀的铃声,已经让那几人察觉了!

他们对视了一眼,朝阮恬藏身的地方慢慢走过来。

阮恬已早知他们发现,也不再藏了,咬咬牙,瞬间朝着楼梯口的方向冲过去!

“抓住她!”有个男的看到她的背影,大喝,“我医院看到过,这女的跟申光是一起的!”

那几个男的听到这话,也瞬间跟着冲了上来。

……

而陈昱衡这边,五叔还带着他转,也不知道怎么的,他心里觉得越来越烦躁。问:“您这带我转到什么时候?”

陈昱衡叫是叫五叔,其实此人不是他亲叔叔,而是父亲的朋友。五叔笑着剪了根雪茄:“这么大了,还沉不住气。这些以后都是你要做的,还不好好看看,别人想请你五叔教都没处教去。”

“我这不是还有事吗!”陈昱衡说,“改明儿吧,我真要走了。”

“一个小破高利贷嘛,犯得着你亲自去,我都给你打电话了。”五叔漫不经心地说。

“是别的事。”陈昱衡说,他已经叫人给他拿外套了,“我现在要走了,改日来看您啊!”

五叔看拉都拉不住他,摇了摇头,只能随他去了。

“陈少!”那边有人跑过来,正在听电话,跑得挺急的,喘气告诉他,“您的手机一直在响,是一个叫李涵的电话!”

陈昱衡接起,那边李涵的声音有些惊恐,他镇定了好一下,才说:“昱哥,阮恬可能,出事了!”

陈昱衡脑子里嗡的一声。

他握紧手机,问:“你他妈说什么?” 161小说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