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现代言情 > 你是一颗甜牙齿 闻檀 > 12. 第十二章

12. 第十二章

小说:

你是一颗甜牙齿

作者:

闻檀

分类:

现代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19-04-04

第12章

阮恬跟着*屏蔽的关键字*秋去了老郑的办公室。

*屏蔽的关键字*秋带着她推门进去,阮恬才发现里面非常热闹,站了差不多十多个男生。有十五班的,有十六班的,跟一堆蚱蜢似的把整个办公室堵得很拥挤。陈昱衡和胖子还有申光他们,也赫然在列。

陈昱衡站在为首的位置上,背着手。听到她来,转头看她。

阮恬先看了陈昱衡一眼,他好像没有受伤,仍然是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老郑神色肃冷,正在痛斥他们这帮人:“我说过什么,考试期间千万别闹事。你们可倒好,群架都要给老子发展出来了!今天是我先去逮到你们,避免事情进一步恶化,要是真出事怎么办!啊?”

老郑面前站着的是刚才那个胖子,阮恬认得有点勉强,因为他脸上全是青一片紫一片的,肿得像个猪头,当时跟着他的那四五个男生,均有不同程度的负伤,并且都在脸部。正被老郑骂得狗血喷头。

*屏蔽的关键字*秋报告说:“老师,阮同学来了。”

老郑终于缓和了脸色,用跟这些问题学生说话不同的柔和语气,向她招招手:“来,阮恬,这边过来,我了解下情况。”

阮恬走到他面前,叫了声郑老师好。

“刚发生什么情况,你从头到尾跟我说一遍。”老郑把手里的烟拧灭在烟灰缸里。

阮恬轻声把经过重复了一遍,饶是她故意说得比较平淡,可也让老郑的面色越听越难看,最后沉得可以滴出水来。

中途那胖子想插嘴说几句什么,但陈昱衡的视线立刻看了过来。他马上闭嘴。

看来刚才在操场,的确被打得很惨。

阮恬说了之后,老郑又点了根烟,吸了口后问*屏蔽的关键字*秋:“所以一开始阮恬跟赵志起冲突,班上没有人站出来是吧?直到陈昱衡这小子回来。”

*屏蔽的关键字*秋沉默,然后嗯了声:“当时大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阮恬看了眼陈昱衡,为他说话:“郑老师,当时是赵志撞的我,陈同学只是想替我出头,老师不要过多责怪他。”

“哼,出头!”老郑非常不满的样子,指着陈昱衡骂,“你丫就是借机生事,不会好好劝导吗,动什么手!”

陈昱衡背手站着,一笑道:“老师,你还不了解我,劝解是我的风格吗?”

“行了你闭嘴。”老郑被他气得肝痛,又柔和了声音问阮恬,“你刚受伤没有?”

尾椎骨那种伤怎么好意思说,阮恬垂眸,简单地道:“没有……”

“老师。”陈昱衡并没有要闭嘴的打算,他淡淡说,“阮恬脖子受伤了。”

“哦?”老郑连忙让阮恬走近,叫她拉下衣领看。刚那胖子拉她衣领把她弄伤的,拉下衣领果然看到一条血痕,是那胖子刮伤的,他一看,脸色就更差了。

阮恬可是个乖宝宝,是他的好学生,这么一个弱弱柔柔,单纯善良的小姑娘,竟然被人这么欺负。他指着胖子怒骂道,“你丢不丢人,欺负女同学,带人多打一还输,老子要是你班主任,今儿打不死你!”

别看老郑平时喜欢给他们灌心灵鸡汤,展现自己是个文化人。真到冒火的时候,他表现得很像个*屏蔽的关键字*。

那胖子一脸倔强,但也知道今天丢大人了,所以头别向一边不说话。

老郑则怒气冲冲地掏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,对电话那头道:“你到没到,这么大个事有你这么耽误的吗,再不到我统统扭送教务处去!”

阮恬虽然不知道他是给谁打电话,但不过一会儿,办公室门就开了,来的是一个烫了满头方便面小卷的中年女性。她说:“老郑你别气,我这真是家里有急事!”随后沉着脸,狠狠瞪了赵志他们一眼。

阮恬便知道了,这位大概是十六班的班主任。

“你说这怎么办?”老郑指着胖子问她。

女班主任也严厉地痛斥了胖子他们一顿,再关怀了一下阮恬的伤势。最后才笑着跟老郑说:“唉,你看今天这儿闹得……不过都是些孩子,我看就别捅到教务处去了。老郑你也知道,闹到教务处去大家都不好看。我带回去一定好好管教。”

老郑叫十六班的班主任来,也暗含着这个意思。

其实不能捅到教务处去,不然陈昱衡再怎么也算是个寻衅滋事。王强可不会放过他。

“你领回去可以,得让这胖子给我们班女同学道歉!”老郑指着胖子说,那胖子哼哼唧唧半天,直到中年女性再瞪他一眼,才不情不愿地说了声,蚊子哼哼一样的对不起。

阮恬静静地看着,明显这位女班主任是想小事化了。既然这事能就此解决,陈昱衡他们也不会被追究,她也没再说什么,点头应了。

十六班的班主任就先领着胖子一行人回去了,老郑让阮恬他们一行人先回去,他稍后就到。

赵志他们走的是跟阮恬他们相反的方向。他看着陈昱衡的背影,眼神相当的怨毒,不过很快就回过头去了。

此时天色已全黑,一轮明月悬挂在半空中,散发着皎洁的光芒。

阮恬一行人走在走廊上,沐浴着柔和的月光。

阮恬从没有跟他们一起走过,他们个个身高都超过一米八,刚一米六的她简直像被淹没了一样。

她还是先给他们道了谢,不管怎么说,他们是被她的事牵连的。

这帮人都笑眯眯的表示没关系,李涵说:“这有什么好谢的。其实昱哥都跟我们说了,那天我们跟九中打架,是你看到王老师来了,所以出声提醒我们。你这么有义气,我们也要报答你。”

他这说的啥?

阮恬转头看陈昱衡。

他的侧脸沐浴着月光,长睫压下:“别这么看着我,那天晚上不是你吗?”

阮恬嘴角轻抽。既然大佬非要给她这个殊荣,她也只能接下了。“是我……”

“再说了,就算不是你,班上女同学被欺负,我们也不会坐视不理。”申光见阮恬长得纤细娇小,看起来又比平时脆弱不少。顿时涌上一股保护弱小动物的冲动,说,“你放心,以后我就罩你了。出去随便惹谁都没关系,申光哥哥给你摆平。”

李涵手肘撞了一下他的腰,这货讲话不分场合。

陈昱衡今儿把赵志打得像猪头一样。看得出他真的动怒了,不然平时他不会这样打人。

为什么?

李涵想了很多,最后还是想到了阮恬身上。难道昱哥对她……

陈昱衡这人要是真看上了谁,那真是……算了,再说吧,现在说这个也没意思。

阮恬再看向陈昱衡,轻声问他:“你伤着没?”

“怎么可能伤着我。”陈昱衡挑了挑眉说,“就那样的,再来十个都伤不了我。”

“诶昱哥。”申光却一脸天真的说,“怎么没受伤,你刚不是天黑走路绊到台阶,划破手了吗……”

陈昱衡立刻飞起一脚踹他腿窝,申光腿一软,差点当场跪下。痛哭道:“陈昱衡,说了多少次不准踢我腿窝!”

陈昱衡却冷冷地瞪了他一眼。申光这傻逼!他不要面子的!

“噗。”阮恬这次是真没忍住笑,因为她看到陈昱衡手腕处,有一块不大的擦伤。

前面班级已到,几人打开门进去。

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他们身上来,阮恬走回位置去坐好。面对莫丽询问的视线,她轻轻地点头。

紧接着没多久,老郑也打开班级的门进来了。

他进来了表情就显得特别严肃,往讲台上一站,连茶杯都没带,就这么背手看着整个班级。

全班气压低得可怕,说话聊天开小差的人都停下来了,不约而同地看着老郑。

巡视了一圈,老郑才说话了:“今天傍晚班上发生的事,想必大家都清楚了。这件事严重、恶劣,让我非常的愤怒。”老郑沉着声音说,“有男生公然在我们班教室门口,霸凌我们班的女同学,还差点动手打人。我想问问,当时出事儿的时候,班上有多少人在?”

*屏蔽的关键字*秋回答道:“……大半个班级的人都已经回来了。”

“差不多都回来了啊,好。”老郑继续问,“你们觉得自己错在哪里?”

“老师。”薛建颤巍巍地举手了,“打架的是陈昱衡他们,跟我们其他人没有关系啊……”

老郑的语气突然严肃:“我说的就是你们!”

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老郑是这个反应,以为他是要训斥陈昱衡他们打架,惹是生非。

一时间,全班都震惊了。

只见老郑继续道:“怎么,有人在十五班的门口,欺负十五班的女同学。你们没有一个人出去帮忙,任由一个大男生欺负女同学?你们还觉得自己没错?”

班上的男生动了动嘴唇,却说不出话来。

一开始,他们还是犹豫过,要不要出去帮忙的。可是最后,还是没有一个人动了。

阮恬心里莫名的一动,抬头看着老郑。

他……原来他是为这个而生气!

全班寂静。

“你们眼睁睁看着对方来这么多人,也不出去帮忙?”老郑冷笑,“这就是我郑成辉教出来的学生?”

“可是……”薛建还要再说,“老师,打群架是校规不允许的啊!”

“我让你们冲上去就打架了吗!”老郑气极道,“别给我找这种理由,你们一帮男生在,不会帮着拉架,不会保护女同学?就在教室里冷眼旁观?要是今天陈昱衡没有出现呢,会出现有什么严重后果?”

他的声音几乎有种振聋发聩的力量:“连同班同学受欺负你们都不帮忙!告诉我,你们以后,还会为什么事出头!”

“你们到学校来,不只是来学知识的,读书做人,做人才是关键!如果我的学生,连最基本的扶持正义都做不到,那出去别说是我郑成辉教的学生!”

老郑这次说话有点狠,班上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到。

学委薛建脸色苍白不再说话,其他别的男生也低下了头。

阮恬握紧了手中的笔,她知道,这一幕是为了她。

可又不全是为了她。

她突然涌起一股冲动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就是看着老郑的背影,她竟然有点鼻酸。她要把自己手中的笔握得很紧,才能克制那种想哭的冲动。

“老师,您说得对!”有个女生开口说话了,是刚才给阮恬递纸巾的女生,她似乎有所触动,“如果今天不是阮恬,是我被欺负,我也希望有人来帮助我!……”

老郑深吸了一口气,取下自己的眼镜,擦了擦上面的雾气。

“正如欣星同学所说,大家设身处地的想想,如果是你在自己班级的门口,被校园凌霸。你的同学们都只在教室里眼睁睁地看着你被欺负,你会怎么样?”

老郑语重心长地说,“老师没有让你们上去打群架,老师只是希望你们能帮忙!赵志有那么厉害吗?你们十多个人一起上,难道对付不了他一个?而你们呢,你们只是坐在教室里看着,什么都不做,任由你的同学被欺负。同学们,如果今天外面被欺负的是你,你被你的同学们这么对待,你是什么心情?”

很多人抬头望着老郑。

同时他们把自己真正代入这个情景中,如果他们也被人欺凌而没有人帮忙,他们会是什么感受,顿时也说不出话来。

“连自己的同学被欺负到班级门口,你们都不管,你们难道就这么冷血吗?我们整个十五班,就这么的不团结?你们希望自己是这样的人吗?”老郑久久地凝视着他们。

全班的气氛越压越紧,此时不少人都已经红了眼眶,突然有个人喊道:“我们不希望!”

“你们难道想自己以后被人欺负,你的同胞,你的朋友,都不帮忙吗?”老郑提高了声音再次问。

“我们不想!”大家这次齐声道。

有男生道:“老师,我们错了!”

“我们刚才应该帮忙!”

“就算不帮忙,也不能袖手旁观……”

“好,老师今天记住你们的话了。”老郑见下面的小鬼头被他说得动容,终于笑了,“你们还年轻,你们该有热血。别人我管不了,但是我郑成辉的学生,以后一定不能是个冷血的人,我的学生不光要自己有用,更应该是个对社会有用的人!”

“今后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做,你们是一个班,是一个集体,有人出了事,你们就不能坐视不理!十五班,就算是成绩最差的班,但精神上,绝对要是个一个强班!你们告诉我,你们以后做得到吗!”

“做得到!”很多人大声地说。

阮恬坐在这样的声音中,她看着老郑,看着周围的同学。

此事因她而起,可老郑又不仅仅是在说她。

教书育人,教书育人,这一刻,她觉得老郑,前所未有地,真正地,是一个老师。